書摘

新書上架|國家與農民——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知識份子的想像

  自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中國農村和農民一直是學術研究的一個焦點,農民的生活水平、農村經濟的表現、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對農村經濟的影響、農村居民的社會分層、革命知識份子與農民的關係、農民與中國革命等問題,都曾引起熱烈的爭論。各式理論也在唇槍舌劍中誕生或經受檢驗。


  但是這些並不是有關中國農村和農民的最早的辯論。最早就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農村和農民展開辯論的正是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中國知識份子。當代學者提供的解讀和革命時期中國知識份子創造的理論有一個重要差別,就是後者的政治動機和政治傾向更為明顯,因為二十世紀前期、即革命時代中國知識份子有關農村和農民的理論,是他們為消除民族危機而創立的各種政治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革命時期的絕大多數中國知識份子而言,學術興趣必須從屬於政治需要。作為農民運動的領袖以及直接參與者,這些中國知識份子深切地關注中國農村和農民,因為他們相信農村和農民在他們為改變中國農村乃至整個中國而制定的政治綱領中佔有核心位置。換言之,如果說後人研究中國農村和農民是為了理解革命時期的農民和知識份子的思想和行為的話,那麼革命時期中國知識份子書寫農村和農民的目的,則是為了替他們各自的計劃和行動提供合理依據。


  本書旨在揭示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知識份子對中國農村和農民、知識份子和農民的關係以及農民革命和農村改革等方面的見解,並探究他們的主張如何被政治化。這是一部理論的歷史,而非歷史理論抑或政治運動史。書中討論的不只是共產主義知識份子的著作,也包括非共和反共知識份子的論述。各派知識份子似乎都同意,要想重建中國,就必須發動和改造農民,但除此之外,他們的觀點鮮有重疊,在如何發動和改造農民的問題上各持己見。


  知識份子和農民在現代中國的邂逅是兩者關係史的起點,而這正是本書第二章的主題。這場邂逅的發生,源於二十世紀前期中國知識階級的誕生和壯大,以及中國民族運動的興起與擴張,也是民族運動發展的必然結果。這場邂逅的後果之一就是各派知識份子開始創造各種農民形象,而本書的第三章就是對這些農民形象的描述和分析。在知識份子筆下,愚昧、質樸、貧窮、有力是農民的四個最顯著的特質,但為了適應各自的政治綱領並為這些綱領辯護,不同知識份子群體對這些特質的着墨力度以及詮釋角度都各不相同。然而,即使各派知識份子創造的農民形象有所差異,但總體的趨勢是他們都致力於把農民由一個無用、可鄙和消極的群體改寫成一個有用、可敬和積極的群體。


  在塑造農民形象之外,知識份子也致力於發現和確定中國農村社會的性質,並由此引發了一場有關整個中國社會和中國農村社會性質的持久論戰,而這也是他們為各自的政治計劃所做的另一種辯護。這場辯論的第一階段於1920年代初發生在中國早期馬克思主義者和改革派知識份子之間,而主要議題就是中國是否已經變成一個資本主義國家以及革命的社會主義是否適用於中國。辯論的第二階段發生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的蘇聯,參與辯論的有斯大林、托洛茨基和他們的追隨者,以及信奉亞細亞生產方式理論的人們。這一階段的辯論聚焦在當時的中國是資本主義社會還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以及中國應當採行民族民主革命還是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的問題。北伐之後,中國知識份子發動了第三階段的辯論,並逐漸將注意力集中到中國農村問題上,直到抗日戰爭結束後論戰的硝煙方才平息。本書第四章就分階段剖析了這場辯論。


  與農民的接觸也促使知識份子認真思考兩個群體之間的關係。即使大多數深入鄉村的知識份子最初都來自農村,他們在回歸鄉村後卻發現,由於他們所受的教育和都市經歷,自己已經很難完全融入農民群體。因此,知識份子感到有必要去尋找規範知識份子與農民關係的理想模式。各派知識份子於是根據自己的目的和政治綱領構建了不同的模式,而知識份子回歸農村的過程以及他們建構的知識份子與農民關係的各種模式就是本書第五章的主題。


  塑造農民形象、討論鄉村社會的性質,以及尋找知識份子和農民關係的理想模式都與各派知識份子的政治策略密切相關。知識份子有關中國農民和農村的觀點與他們有關中國前途的設想和計劃密不可分。在制定以消除民族危機為最終目標的政治策略和政治規劃時,各派知識份子都必須回答一個問題,即如何改造中國農村和中國農民以及如何把農民納入他們各自發動的以重建中國為目標的各種運動中。知識份子中有人主張革命,有人偏向改革,而在改革派中,有人要以農立國,有人則主張鄉村工業化,有人只關注生產技術問題,但也有人支持土地改革。本書第六章描述和比較了共產黨、第三黨、國民黨、鄉村建設運動和鄉村工業化派等不同群體的知識份子有關農村和農民的策略和規劃。


▲本文摘自《國家與農民——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知識份子的想像》


 閱讀推薦 


國家與農民——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知識份子的想像


韓孝榮 著

ISBN:9789888861538

  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中國知識份子給予農民前所未有的關注,他們在農民身上找到了中國民族危機的根源,並看到了解決民族危機的希望。在知識份子的設計中,革命和改革是復興中國的兩種途徑,而農民和農村將在革命運動和改革運動中佔據核心地位。各派知識份子都致力於把農民改造成理想的國民,並引導農民加入由知識份子主導的各種救國運動。本書通過分析持不同立場的知識份子的著作,全面探討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知識份子有關農民形象、農村社會的性質、知識份子與農民的關係以及解決農村與農民問題的方法等方面的認識和構想。

  本書原版Chinese Discourses on the Peasant, 1900-1949,於2005年由紐約州立大學出版社出版。因篇幅限制,英文版刪去了討論農民革命和農村改革的重要章節;中文版補回這一章,並對全書作出修訂及補充,較英文版更為完備。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7日前

書展預告|《職場圍爐——辦公室情緒詞典》——與情緒共存 提升職場抗壓力

非凡出版

書摘發佈於17日前

書展預告|《東周列國志》為什麼是一部可「作正史看」的歷史小說?

中華書局

校長論壇發佈於23日前

校長論壇|國家安全教育系列四︰香港「七 ‧ 一」回歸與愛國主義教育講座

中華書局

書摘

新書上架|國家與農民——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知識份子的想像

  自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中國農村和農民一直是學術研究的一個焦點,農民的生活水平、農村經濟的表現、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對農村經濟的影響、農村居民的社會分層、革命知識份子與農民的關係、農民與中國革命等問題,都曾引起熱烈的爭論。各式理論也在唇槍舌劍中誕生或經受檢驗。


  但是這些並不是有關中國農村和農民的最早的辯論。最早就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農村和農民展開辯論的正是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中國知識份子。當代學者提供的解讀和革命時期中國知識份子創造的理論有一個重要差別,就是後者的政治動機和政治傾向更為明顯,因為二十世紀前期、即革命時代中國知識份子有關農村和農民的理論,是他們為消除民族危機而創立的各種政治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革命時期的絕大多數中國知識份子而言,學術興趣必須從屬於政治需要。作為農民運動的領袖以及直接參與者,這些中國知識份子深切地關注中國農村和農民,因為他們相信農村和農民在他們為改變中國農村乃至整個中國而制定的政治綱領中佔有核心位置。換言之,如果說後人研究中國農村和農民是為了理解革命時期的農民和知識份子的思想和行為的話,那麼革命時期中國知識份子書寫農村和農民的目的,則是為了替他們各自的計劃和行動提供合理依據。


  本書旨在揭示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知識份子對中國農村和農民、知識份子和農民的關係以及農民革命和農村改革等方面的見解,並探究他們的主張如何被政治化。這是一部理論的歷史,而非歷史理論抑或政治運動史。書中討論的不只是共產主義知識份子的著作,也包括非共和反共知識份子的論述。各派知識份子似乎都同意,要想重建中國,就必須發動和改造農民,但除此之外,他們的觀點鮮有重疊,在如何發動和改造農民的問題上各持己見。


  知識份子和農民在現代中國的邂逅是兩者關係史的起點,而這正是本書第二章的主題。這場邂逅的發生,源於二十世紀前期中國知識階級的誕生和壯大,以及中國民族運動的興起與擴張,也是民族運動發展的必然結果。這場邂逅的後果之一就是各派知識份子開始創造各種農民形象,而本書的第三章就是對這些農民形象的描述和分析。在知識份子筆下,愚昧、質樸、貧窮、有力是農民的四個最顯著的特質,但為了適應各自的政治綱領並為這些綱領辯護,不同知識份子群體對這些特質的着墨力度以及詮釋角度都各不相同。然而,即使各派知識份子創造的農民形象有所差異,但總體的趨勢是他們都致力於把農民由一個無用、可鄙和消極的群體改寫成一個有用、可敬和積極的群體。


  在塑造農民形象之外,知識份子也致力於發現和確定中國農村社會的性質,並由此引發了一場有關整個中國社會和中國農村社會性質的持久論戰,而這也是他們為各自的政治計劃所做的另一種辯護。這場辯論的第一階段於1920年代初發生在中國早期馬克思主義者和改革派知識份子之間,而主要議題就是中國是否已經變成一個資本主義國家以及革命的社會主義是否適用於中國。辯論的第二階段發生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的蘇聯,參與辯論的有斯大林、托洛茨基和他們的追隨者,以及信奉亞細亞生產方式理論的人們。這一階段的辯論聚焦在當時的中國是資本主義社會還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以及中國應當採行民族民主革命還是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的問題。北伐之後,中國知識份子發動了第三階段的辯論,並逐漸將注意力集中到中國農村問題上,直到抗日戰爭結束後論戰的硝煙方才平息。本書第四章就分階段剖析了這場辯論。


  與農民的接觸也促使知識份子認真思考兩個群體之間的關係。即使大多數深入鄉村的知識份子最初都來自農村,他們在回歸鄉村後卻發現,由於他們所受的教育和都市經歷,自己已經很難完全融入農民群體。因此,知識份子感到有必要去尋找規範知識份子與農民關係的理想模式。各派知識份子於是根據自己的目的和政治綱領構建了不同的模式,而知識份子回歸農村的過程以及他們建構的知識份子與農民關係的各種模式就是本書第五章的主題。


  塑造農民形象、討論鄉村社會的性質,以及尋找知識份子和農民關係的理想模式都與各派知識份子的政治策略密切相關。知識份子有關中國農民和農村的觀點與他們有關中國前途的設想和計劃密不可分。在制定以消除民族危機為最終目標的政治策略和政治規劃時,各派知識份子都必須回答一個問題,即如何改造中國農村和中國農民以及如何把農民納入他們各自發動的以重建中國為目標的各種運動中。知識份子中有人主張革命,有人偏向改革,而在改革派中,有人要以農立國,有人則主張鄉村工業化,有人只關注生產技術問題,但也有人支持土地改革。本書第六章描述和比較了共產黨、第三黨、國民黨、鄉村建設運動和鄉村工業化派等不同群體的知識份子有關農村和農民的策略和規劃。


▲本文摘自《國家與農民——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知識份子的想像》


 閱讀推薦 


國家與農民——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知識份子的想像


韓孝榮 著

ISBN:9789888861538

  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中國知識份子給予農民前所未有的關注,他們在農民身上找到了中國民族危機的根源,並看到了解決民族危機的希望。在知識份子的設計中,革命和改革是復興中國的兩種途徑,而農民和農村將在革命運動和改革運動中佔據核心地位。各派知識份子都致力於把農民改造成理想的國民,並引導農民加入由知識份子主導的各種救國運動。本書通過分析持不同立場的知識份子的著作,全面探討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知識份子有關農民形象、農村社會的性質、知識份子與農民的關係以及解決農村與農民問題的方法等方面的認識和構想。

  本書原版Chinese Discourses on the Peasant, 1900-1949,於2005年由紐約州立大學出版社出版。因篇幅限制,英文版刪去了討論農民革命和農村改革的重要章節;中文版補回這一章,並對全書作出修訂及補充,較英文版更為完備。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7日前

書展預告|《職場圍爐——辦公室情緒詞典》——與情緒共存 提升職場抗壓力

非凡出版

書摘發佈於17日前

書展預告|《東周列國志》為什麼是一部可「作正史看」的歷史小說?

中華書局

校長論壇發佈於23日前

校長論壇|國家安全教育系列四︰香港「七 ‧ 一」回歸與愛國主義教育講座

中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