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從《南京條約》到九龍寨城的風水問題

  1840年6月,英軍進犯廣東海面,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1841年1月25日,英軍登陸香港。1842年8月29日,清朝承認戰敗,與英國簽訂屈辱的《南京條約》,其中一款,是將香港島永遠割讓予英國。英國人佔據香港島後,便將香港島北面的海命名為維多利亞港。


  維多利亞港對岸的九龍中部便成為清朝的前哨重地。1843年,清政府已經派遣文官(九龍司巡檢)武將(大鵬協副將)各一進駐九龍。如果沒有衙署,派遣便流於有名無實。所以在1846年8月8日,兩廣總督耆英便奏請在九龍修建一座邊城。道光帝對此甚表欣賞,硃批:「酌量妥為之」。


  九龍寨城的選址,除了戰略,城內官兵的補給也是重要的考慮因素。九龍是新安縣的邊鄙地區,陸路交通頗不方便,尤其是它的稍北位置,被九龍山嚴重阻隔。幸好九龍中部的海路交通,卻是無比便利。它的海灣,雖是淺水泥灘,但由於是良好的避風港,吸引了許多漁船商艇聚集。所以九龍寨城的選址,必須靠近這個九龍灣,方便寨城官員與新安縣衙(位於今日深圳南頭)以至廣州省城保持溝通。



圖1:照片攝於1865年,是從城寨背後的小山丘拍攝,朝向南方縱眺一個九龍半島,該地當時明顯較多丘陵。(圖源:《黑暗之城──九龍城寨的日與夜》)


  建城的經費是一個大問題,不過從一開始,廣東官府並沒有打算動用稅務收益去建城。他們是打士紳的主意,也很成功。首筆捐款是陽江知縣朱庭桂率同當地士紳譚鴻義籌募得來的。譚鴻義的背景不詳,《陽江志》以「邑紳」來稱呼他,並記載他曾於道光二十年(1840)捐資重修該縣的四座城樓。看來他是陽江縣極有影響力的士紳,因此到省高級官員進行募捐的時候,也通過陽江知縣求助於他。在道光二十六年(1846)五月十五日,廣東官員通過譚鴻義籌得的捐款已達24,500餘兩。而且這只是第一筆的捐款,來自廣東省其他州縣的捐款也陸續送達。


  有了捐款,兩廣總督耆英便可以派出官員往九龍進行工程的實地勘估。當時負責處理興建九龍寨城的官員共有三位──試用通判顧炳章、署新寧縣知縣喬應庚、豐順縣湯坑鎮巡檢袁潤業。試用通判不是實職,看來顧炳章是耆英身邊具有辦事能力的「工程師」心腹。三位勘建委員應是存在分工的,根據檔案判斷,顧炳章是負責全盤規劃,喬應庚是負責財務往來,至於袁潤業,則有點不大清楚,但作為巡檢,地位雖低,卻具地方行政經驗,可能是工程現場的監督者。正因此故,五月二十五日,顧炳章便「隨帶」袁潤業前赴九龍,對建造城寨、砲台、衙署、兵房等各項工程逐一勘估。


  閏五月二十五日,經過勘估之後,顧炳章和喬應庚便向耆英提交了修城的建議書。他們首先描述九龍的形勢,大概內容是:九龍是一個背山靠海的半島,與香港島(沿海地帶稱「裙帶路」)隔海對峙。海有東西兩個出口,東口是鯉魚門,而西口則是尖沙嘴。背靠「白鶴山」。山海之間,古稱九龍寨,有店舖民房數百,是理想的建城地點。


  城池的大概位置已定,但具體的地點還需斟酌。九龍中部靠山面海,從北至南,地勢愈來愈低。顧炳章希望找一個地勢較高的地點,這大概是出於方便瞭望和避免水淹的考慮。另外,他也不想過於擾民,若因修城而遷拆大量民房,容易引起地方騷亂。於是他在勘察的過程中特別注意店舖和民房的位置,務求盡量避開。最後他選的地方是九龍山稍南的白鶴山的南麓下,地方離海邊三里,屬官荒地(即非私人產業,也沒建有官府的建築物)。顧炳章特別強調那裏「地平土堅,風水亦利,既無墳田相礙,亦無潮水淹浸,就此建築城寨,與防海衛民,題義相洽」。


  於是,顧炳章便聯同了喬知縣,向總督大人呈上了建城建議。這可以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興建寨城,包括:


  1. 石城一座,坐北(山)向南(海),周圍180丈,高1丈8尺,厚1丈4尺,城門四個、敵樓四個。

  2. 北面城牆依山而建,毋庸備砲,但仍建腰牆一道,圈圍山頂,周170丈,高8尺,厚3尺。酌開長形槍眼,旁設耳門,中建望樓,以杜抄襲。

  3. 東南西三面,配砲32位。

  4. 供水方面,城內開池,廣深一丈,另水井二口。

  5. 城內通衢街道,俱鋪石板。

  6. 城內正北建武帝廟一所。

  7. 東北角建副將巡檢衙署各一所。

  8. 城內西北角建演武亭大校場、火藥局,並兵房14間。

  9. 東南西南空地,作民居之用。


  第二部分是寨城的周邊軍事配置,包括:


  1. 重修城前的九龍砲台,與石城成掎角之勢。按此砲台原在佛堂門,康熙年間建置,以禦海盜。到了嘉慶十五年,新安知縣李維榆嫌砲台孤懸難守,遂移建於此。台周31丈,南面臨海,安砲8位,其餘三面均係馬牆。顧喬二人的建議是:(i)將南面敵台加高培厚;(ii)官廳兵房一律修葺;(iii)添置3,000斤砲二位。


  2. 城外東北角大竹園山及西南角尖沙嘴,各置兵房和煙墩,作烽火台之用。第三部分是建造兵船,好讓九龍副將和九龍協鎮在附近一帶海面巡查彈壓。可能是考慮到英國兵船也在洋面巡弋,所以顧喬二人說:「若坐三板腳艇,不足以壯觀瞻,擬造大快船一隻,長五丈二尺,寬一丈二尺。」這個建造兵船的建議,帶有討好上級的味道。


  兩廣總督耆英的批示,卻有點出人意料。他在建議書呈上的一天之後(即閏五月二十六日)便急不及待地批評計劃書「稍事草率」,反而對於建快船這個體面工程,認為覺得可以「從緩」處理。耆英最大的批評是,委員們沒有認真查考白鶴山的「形勢來龍」,沒有參考八卦和風水因素,因此導致了廟署、水池以及城門的座向全部出現錯誤!


  道光二十六年(1846)六月十五日,顧炳章向耆英呈上新修訂的建城建議書。在新建議書內,顧炳章首先是報告他督同巡檢袁潤業,「帶同堪輿畫士,及匠頭量丈人等」,再去九龍,會同當地文武各員悉心查勘,確切考核。經過認真的查勘,顧炳章得出了新建寨城的風水格局,並如何根據八卦方位來建築各個城門:


  九龍寨山勢坐北向南,其來龍自東北之虎頭山,旋轉至西北乾方九龍澳,折入坎宮之白鶴山為主山……該山南面臨海,東南直對鯉魚門,水口歸於巽位,山水氣脈均佳。城寨建於白鶴山南麓之下,北門開於坎宮壬方,南門開於離宮丙方,東門開於巽宮巽方,西門開於乾宮乾方。


  為了順應風水,顧炳章建議城內的正中位置建武帝廟(即從原來建議中的正北改到正中位置),武帝廟的左首建演武亭、副將衙署、水池和火藥局;武帝廟的右首則移建三聖廟(按:不知從何地移建過來)、巡檢司衙署。至於兵房,則分建在城內的東北角和西北角。最後,還要在城北白鶴山高坡處,添建鎮海樓一座,供奉北帝神像,「酌安砲位,以鎮風水」等等,連城門都是按照八卦方位作出規劃的。最有趣的是,顧炳章還根據兩廣總督、廣東巡撫、廣東提督以及九龍協副將的出生時辰八字,卜擇於該年的十月七日巳時作為興工吉期,確保萬事大吉。


  顧炳章這份新建議書以風水作為出發點,重新規劃了九龍寨城的城門和廟宇位置,終於滿足了耆英這個滿洲總督的要求。道光二十六年(1846)九月二十六日,耆英發給了顧炳章印章一顆,批准十月初七興工。於此,九龍寨城工程正式動工,並且在一年後建成。


  由於城寨是根據風水龍脈而興建,南門這個主要的出入口不是在城牆正中的「離宮」,而是接近右邊角落的「巽宮」。這在1902年英國測量師繪畫的九龍寨城平面圖中也能清楚顯示(見圖2.1和2.2)。



圖2.1:這是1902年香港政府繪畫的九龍寨城平面圖。圖中1是龍津義學;2是九龍司巡檢衙署;3是大鵬副水師副將府。同時值得注意,南門不是開在圍牆的正中間。(參考PeterWesley-Smith,UnequalTreaty,1898-1997,HongKong:OxfordUniversityPress,1997,p.125.)



圖2.2:九龍寨城公園,根據圖2.1而作成的展覽模型。


  可惜的是,當港府在1995年重建九龍寨城公園時,大概為了遷就園內小徑和景觀,好讓遊客可以一進南門便看到九龍司巡檢衙署,竟又把南門由「巽宮」遷回至耆英反對的「離宮」(見圖2.3)。



圖2.3:今日的九龍城寨公園,朝着南門的,便是以前的九龍司巡檢衙署。雖然方便了遊客,卻不是當年兩廣總督耆英要求的風水格局。2013年攝。


▲本文選自:《活着的祖宗:九龍中部的舊村、祖堂和祖墳》,原標題為〈九龍寨城的風水問題〉


閱讀推薦

活着的祖宗:九龍中部的舊村、祖堂和祖墳


張瑞威 著

ISBN:9789888861682

本書以九龍中部地區村落為研究對象,從清初的「遷海令」以至戰後因應香港政府的城市規劃而村落逐漸被清拆為止。九龍村落及其氏族在經歷清廷遷界、英治時期、1949年後內地居民湧入、港府拆村等時期後,日漸式微,甚至消逝。

本書作者在鯉魚門、茶果嶺、牛池灣、竹園、大磡、衙前圍等舊村,進行了幾近三十年的研究,同時結合文史檔案和口述歷史,再現九龍地區村落族群的認祖歸宗、拜神祭祖和拆村安置等場景,並特別着力於闡述傳統村民如何掌控土地業權,以及這種業權如何在市區重建的過程中逐漸轉變和消亡。為了處理這個議題,本書不僅敘述了古老村落的前世今生,還更進一步探討了祖堂和祖墳的現實功能,從而更立體地呈現九龍中部的傳統鄉村生活。


延伸閱讀

黑暗之城──九龍城寨的日與夜


格雷格‧吉拉德(Greg Girard)、

林保賢(Ian Lambot) 著

ISBN:9789888340897

⭐唯一一本全面記錄九龍城寨清拆前歷史的專書

⭐逾三百幅高清圖片,全彩印刷,真實展示城寨生活

⭐軟精裝,22.6*24.9cm大開本

⭐榮獲第九屆香港書獎;豆瓣9.4分

本書不但收錄具份量的歷史篇章,更有俯拾皆是的精彩照片、繪畫、地圖和城寨街坊的口述故事,詳細地探討1945至1990年間城寨的急遽發展,同時研究它過去的黑暗面。城寨總給人詭異和神秘之感,是源於許多關於它的謬見,此書也會道出這些謬見背後的真相。

城寨清拆二十年多後,本書記錄了城寨的黃金歲月與消亡,與讀者一同重新思考和認識九龍城寨這個空間和生活其中的不平凡社群,為他們留下獨特的城寨印記,撿拾城寨的凋零與茂盛。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7日前

書展預告|《職場圍爐——辦公室情緒詞典》——與情緒共存 提升職場抗壓力

非凡出版

書摘發佈於17日前

書展預告|《東周列國志》為什麼是一部可「作正史看」的歷史小說?

中華書局

校長論壇發佈於23日前

校長論壇|國家安全教育系列四︰香港「七 ‧ 一」回歸與愛國主義教育講座

中華書局

書摘

從《南京條約》到九龍寨城的風水問題

  1840年6月,英軍進犯廣東海面,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1841年1月25日,英軍登陸香港。1842年8月29日,清朝承認戰敗,與英國簽訂屈辱的《南京條約》,其中一款,是將香港島永遠割讓予英國。英國人佔據香港島後,便將香港島北面的海命名為維多利亞港。


  維多利亞港對岸的九龍中部便成為清朝的前哨重地。1843年,清政府已經派遣文官(九龍司巡檢)武將(大鵬協副將)各一進駐九龍。如果沒有衙署,派遣便流於有名無實。所以在1846年8月8日,兩廣總督耆英便奏請在九龍修建一座邊城。道光帝對此甚表欣賞,硃批:「酌量妥為之」。


  九龍寨城的選址,除了戰略,城內官兵的補給也是重要的考慮因素。九龍是新安縣的邊鄙地區,陸路交通頗不方便,尤其是它的稍北位置,被九龍山嚴重阻隔。幸好九龍中部的海路交通,卻是無比便利。它的海灣,雖是淺水泥灘,但由於是良好的避風港,吸引了許多漁船商艇聚集。所以九龍寨城的選址,必須靠近這個九龍灣,方便寨城官員與新安縣衙(位於今日深圳南頭)以至廣州省城保持溝通。



圖1:照片攝於1865年,是從城寨背後的小山丘拍攝,朝向南方縱眺一個九龍半島,該地當時明顯較多丘陵。(圖源:《黑暗之城──九龍城寨的日與夜》)


  建城的經費是一個大問題,不過從一開始,廣東官府並沒有打算動用稅務收益去建城。他們是打士紳的主意,也很成功。首筆捐款是陽江知縣朱庭桂率同當地士紳譚鴻義籌募得來的。譚鴻義的背景不詳,《陽江志》以「邑紳」來稱呼他,並記載他曾於道光二十年(1840)捐資重修該縣的四座城樓。看來他是陽江縣極有影響力的士紳,因此到省高級官員進行募捐的時候,也通過陽江知縣求助於他。在道光二十六年(1846)五月十五日,廣東官員通過譚鴻義籌得的捐款已達24,500餘兩。而且這只是第一筆的捐款,來自廣東省其他州縣的捐款也陸續送達。


  有了捐款,兩廣總督耆英便可以派出官員往九龍進行工程的實地勘估。當時負責處理興建九龍寨城的官員共有三位──試用通判顧炳章、署新寧縣知縣喬應庚、豐順縣湯坑鎮巡檢袁潤業。試用通判不是實職,看來顧炳章是耆英身邊具有辦事能力的「工程師」心腹。三位勘建委員應是存在分工的,根據檔案判斷,顧炳章是負責全盤規劃,喬應庚是負責財務往來,至於袁潤業,則有點不大清楚,但作為巡檢,地位雖低,卻具地方行政經驗,可能是工程現場的監督者。正因此故,五月二十五日,顧炳章便「隨帶」袁潤業前赴九龍,對建造城寨、砲台、衙署、兵房等各項工程逐一勘估。


  閏五月二十五日,經過勘估之後,顧炳章和喬應庚便向耆英提交了修城的建議書。他們首先描述九龍的形勢,大概內容是:九龍是一個背山靠海的半島,與香港島(沿海地帶稱「裙帶路」)隔海對峙。海有東西兩個出口,東口是鯉魚門,而西口則是尖沙嘴。背靠「白鶴山」。山海之間,古稱九龍寨,有店舖民房數百,是理想的建城地點。


  城池的大概位置已定,但具體的地點還需斟酌。九龍中部靠山面海,從北至南,地勢愈來愈低。顧炳章希望找一個地勢較高的地點,這大概是出於方便瞭望和避免水淹的考慮。另外,他也不想過於擾民,若因修城而遷拆大量民房,容易引起地方騷亂。於是他在勘察的過程中特別注意店舖和民房的位置,務求盡量避開。最後他選的地方是九龍山稍南的白鶴山的南麓下,地方離海邊三里,屬官荒地(即非私人產業,也沒建有官府的建築物)。顧炳章特別強調那裏「地平土堅,風水亦利,既無墳田相礙,亦無潮水淹浸,就此建築城寨,與防海衛民,題義相洽」。


  於是,顧炳章便聯同了喬知縣,向總督大人呈上了建城建議。這可以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興建寨城,包括:


  1. 石城一座,坐北(山)向南(海),周圍180丈,高1丈8尺,厚1丈4尺,城門四個、敵樓四個。

  2. 北面城牆依山而建,毋庸備砲,但仍建腰牆一道,圈圍山頂,周170丈,高8尺,厚3尺。酌開長形槍眼,旁設耳門,中建望樓,以杜抄襲。

  3. 東南西三面,配砲32位。

  4. 供水方面,城內開池,廣深一丈,另水井二口。

  5. 城內通衢街道,俱鋪石板。

  6. 城內正北建武帝廟一所。

  7. 東北角建副將巡檢衙署各一所。

  8. 城內西北角建演武亭大校場、火藥局,並兵房14間。

  9. 東南西南空地,作民居之用。


  第二部分是寨城的周邊軍事配置,包括:


  1. 重修城前的九龍砲台,與石城成掎角之勢。按此砲台原在佛堂門,康熙年間建置,以禦海盜。到了嘉慶十五年,新安知縣李維榆嫌砲台孤懸難守,遂移建於此。台周31丈,南面臨海,安砲8位,其餘三面均係馬牆。顧喬二人的建議是:(i)將南面敵台加高培厚;(ii)官廳兵房一律修葺;(iii)添置3,000斤砲二位。


  2. 城外東北角大竹園山及西南角尖沙嘴,各置兵房和煙墩,作烽火台之用。第三部分是建造兵船,好讓九龍副將和九龍協鎮在附近一帶海面巡查彈壓。可能是考慮到英國兵船也在洋面巡弋,所以顧喬二人說:「若坐三板腳艇,不足以壯觀瞻,擬造大快船一隻,長五丈二尺,寬一丈二尺。」這個建造兵船的建議,帶有討好上級的味道。


  兩廣總督耆英的批示,卻有點出人意料。他在建議書呈上的一天之後(即閏五月二十六日)便急不及待地批評計劃書「稍事草率」,反而對於建快船這個體面工程,認為覺得可以「從緩」處理。耆英最大的批評是,委員們沒有認真查考白鶴山的「形勢來龍」,沒有參考八卦和風水因素,因此導致了廟署、水池以及城門的座向全部出現錯誤!


  道光二十六年(1846)六月十五日,顧炳章向耆英呈上新修訂的建城建議書。在新建議書內,顧炳章首先是報告他督同巡檢袁潤業,「帶同堪輿畫士,及匠頭量丈人等」,再去九龍,會同當地文武各員悉心查勘,確切考核。經過認真的查勘,顧炳章得出了新建寨城的風水格局,並如何根據八卦方位來建築各個城門:


  九龍寨山勢坐北向南,其來龍自東北之虎頭山,旋轉至西北乾方九龍澳,折入坎宮之白鶴山為主山……該山南面臨海,東南直對鯉魚門,水口歸於巽位,山水氣脈均佳。城寨建於白鶴山南麓之下,北門開於坎宮壬方,南門開於離宮丙方,東門開於巽宮巽方,西門開於乾宮乾方。


  為了順應風水,顧炳章建議城內的正中位置建武帝廟(即從原來建議中的正北改到正中位置),武帝廟的左首建演武亭、副將衙署、水池和火藥局;武帝廟的右首則移建三聖廟(按:不知從何地移建過來)、巡檢司衙署。至於兵房,則分建在城內的東北角和西北角。最後,還要在城北白鶴山高坡處,添建鎮海樓一座,供奉北帝神像,「酌安砲位,以鎮風水」等等,連城門都是按照八卦方位作出規劃的。最有趣的是,顧炳章還根據兩廣總督、廣東巡撫、廣東提督以及九龍協副將的出生時辰八字,卜擇於該年的十月七日巳時作為興工吉期,確保萬事大吉。


  顧炳章這份新建議書以風水作為出發點,重新規劃了九龍寨城的城門和廟宇位置,終於滿足了耆英這個滿洲總督的要求。道光二十六年(1846)九月二十六日,耆英發給了顧炳章印章一顆,批准十月初七興工。於此,九龍寨城工程正式動工,並且在一年後建成。


  由於城寨是根據風水龍脈而興建,南門這個主要的出入口不是在城牆正中的「離宮」,而是接近右邊角落的「巽宮」。這在1902年英國測量師繪畫的九龍寨城平面圖中也能清楚顯示(見圖2.1和2.2)。



圖2.1:這是1902年香港政府繪畫的九龍寨城平面圖。圖中1是龍津義學;2是九龍司巡檢衙署;3是大鵬副水師副將府。同時值得注意,南門不是開在圍牆的正中間。(參考PeterWesley-Smith,UnequalTreaty,1898-1997,HongKong:OxfordUniversityPress,1997,p.125.)



圖2.2:九龍寨城公園,根據圖2.1而作成的展覽模型。


  可惜的是,當港府在1995年重建九龍寨城公園時,大概為了遷就園內小徑和景觀,好讓遊客可以一進南門便看到九龍司巡檢衙署,竟又把南門由「巽宮」遷回至耆英反對的「離宮」(見圖2.3)。



圖2.3:今日的九龍城寨公園,朝着南門的,便是以前的九龍司巡檢衙署。雖然方便了遊客,卻不是當年兩廣總督耆英要求的風水格局。2013年攝。


▲本文選自:《活着的祖宗:九龍中部的舊村、祖堂和祖墳》,原標題為〈九龍寨城的風水問題〉


閱讀推薦

活着的祖宗:九龍中部的舊村、祖堂和祖墳


張瑞威 著

ISBN:9789888861682

本書以九龍中部地區村落為研究對象,從清初的「遷海令」以至戰後因應香港政府的城市規劃而村落逐漸被清拆為止。九龍村落及其氏族在經歷清廷遷界、英治時期、1949年後內地居民湧入、港府拆村等時期後,日漸式微,甚至消逝。

本書作者在鯉魚門、茶果嶺、牛池灣、竹園、大磡、衙前圍等舊村,進行了幾近三十年的研究,同時結合文史檔案和口述歷史,再現九龍地區村落族群的認祖歸宗、拜神祭祖和拆村安置等場景,並特別着力於闡述傳統村民如何掌控土地業權,以及這種業權如何在市區重建的過程中逐漸轉變和消亡。為了處理這個議題,本書不僅敘述了古老村落的前世今生,還更進一步探討了祖堂和祖墳的現實功能,從而更立體地呈現九龍中部的傳統鄉村生活。


延伸閱讀

黑暗之城──九龍城寨的日與夜


格雷格‧吉拉德(Greg Girard)、

林保賢(Ian Lambot) 著

ISBN:9789888340897

⭐唯一一本全面記錄九龍城寨清拆前歷史的專書

⭐逾三百幅高清圖片,全彩印刷,真實展示城寨生活

⭐軟精裝,22.6*24.9cm大開本

⭐榮獲第九屆香港書獎;豆瓣9.4分

本書不但收錄具份量的歷史篇章,更有俯拾皆是的精彩照片、繪畫、地圖和城寨街坊的口述故事,詳細地探討1945至1990年間城寨的急遽發展,同時研究它過去的黑暗面。城寨總給人詭異和神秘之感,是源於許多關於它的謬見,此書也會道出這些謬見背後的真相。

城寨清拆二十年多後,本書記錄了城寨的黃金歲月與消亡,與讀者一同重新思考和認識九龍城寨這個空間和生活其中的不平凡社群,為他們留下獨特的城寨印記,撿拾城寨的凋零與茂盛。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7日前

書展預告|《職場圍爐——辦公室情緒詞典》——與情緒共存 提升職場抗壓力

非凡出版

書摘發佈於17日前

書展預告|《東周列國志》為什麼是一部可「作正史看」的歷史小說?

中華書局

校長論壇發佈於23日前

校長論壇|國家安全教育系列四︰香港「七 ‧ 一」回歸與愛國主義教育講座

中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