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新書上架|麻雀牌的170年

  追尋麻雀牌的故事和發展,書本、雜誌、網上文章、國際視頻,甚至中央電視台都曾經拍攝過有關麻雀牌的特輯,但內容大多是重複民間傳說和一些未經考證的推論,訊息非常混亂,多是以訛傳訛,跟真實情況相去甚遠。其中不同的傳說,年代可以遠及春秋戰國時期的孔子、唐朝、宋朝、明朝到清朝,各有各的創作故事,內容既精彩但又十分荒謬。



▲麻雀牌在民國時期,已是每個家庭都有一副的遊戲牌,但當年仍沒有學者認真尋找它的起源。圖示兩名民國時期的妙齡少女,正準備開局打牌。


  麻雀牌起源的說法,主流是出自蘇州雜文作家谷新之的說法,他將蘇州拉上與麻雀的關係,並大做文章:在沒有確實證據和年代依據下,說江蘇太倉市曾有皇家大糧倉,因儲糧多而引致雀患頻生,每年損失了不少糧食。管理糧倉的官吏為了獎勵捕殺雀鳥,保護食糧的行為,以竹製的籌牌,記錄捕獲雀鳥的數目,並憑此發放獎金,成為「護糧牌」。文中又指出「筒」代表火槍、「索」代表麻雀,所以「一索」是一隻麻雀,而「萬」則代表獎勵銅錢的數目,至於花牌的「風」代表天氣。這種籌牌既可觀賞,又可作兌換獎金的憑證,更成為遊戲牌。這些毫無歷史根據的說法,只憑麻雀牌的名稱和出現的圖案,便胡言亂語一番,誤導雀友!


  第二種更荒誕的傳聞,便是將麻雀牌扯上鄭和七次下西洋的事蹟,故事又將鄭和備航的起點,拉到太倉這個名字,指出官兵在航行中帶同這種麻雀遊戲牌作消遣娛樂。更硬將鄭和作為內官太監的身份,將這種麻雀牌遊戲帶到宮廷皇室。為了將故事拉到寧波,指出寧波作為重要的港口,也是由鄭和的船隊,將麻雀牌傳播到各國的地方。真的是將著名歷史人物和地方,東拉西扯,綁在一起,亂說一通。



▲古時用竹料製造的牌九。


  第三種傳說,指出「麻雀」一詞源自「麻將」,本名應是「抹將」,意指明代著名小說《水滸傳》的108名好漢。更在完全沒有歷史根據下,說元末明初,有個名叫萬秉迢的人,將《水滸傳》的英雄人物,以108張數來作牌子,並以「萬、餅、條」三類作為區別,每類從一到九,各有四張牌,合共108張。加上「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各添四張牌,合計20張,代表來自四面八方。再加上「發」、「白」,隱喻各好漢來自富貴發達和一窮二白的階層,共八張牌,整套牌合共計136張。後來又加上各種花牌,成為今日的144張。整個編出來的故事,是憑着以前明末一些馬吊紙牌,曾經出現像梁山好漢小說人物的圖像,便穿鑿附會,加在麻雀牌起源的故事上。真的是你有你講,信不信由你!



▲明代出現的馬吊牌,利用當年流行小說《水滸傳》內的人物,作紙牌部分設計的插圖,目的是迎合大眾口味。這個現象,反被不求甚解的後人,胡亂猜測馬吊牌是源自這部小說。


  更加荒誕的傳說,指出在公元前500 年,麻雀牌是由孔子發明,孔子雲遊四方,傳播他的學說和麻雀牌,更將三元牌中的「紅中、青發、白板」,分別用來代表孔子的三個美德:「仁愛、真誠、孝心」,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忠、孝、義」。故事說教成分頗高,目的是製造出麻雀牌有深厚中華歷史文化傳承,搬出孔子來說麻雀牌的故事,簡直荒誕無倫!


  麻雀牌遊戲已成為華人社會文化的國粹,為了完善遠古中國偉大文化的傳承,麻雀牌的不同傳說,更遠至唐代,曾有人指出魏州昌樂有個叫張遂的人,自幼聰明過人,後來出家當了和尚,取法名叫「一行」。「一行」是我國著名科學家,在天文、數學等方面有過傑出貢獻。他於公元722年前後,曾編製一套供人娛樂用的紙牌,印上「萬、索、筒」的圖樣。後來又增加了類似「東、南、西、北、中、發、白」的七種牌。言之鑿鑿,但沒有根據。試想一位唐代的著名和尚,傳聞更褒獎他是當年在科學、天文和數學上的專才,但作為和尚,四大皆空,為什麼會發明一套有金錢標誌的紙牌,給大眾娛樂呢?他為什麼不去製作一些天文科學的研究工具呢?真的是不知所謂!


  另外一種傳說,更脫離現實,指出最早記載有關麻雀牌的記錄,是宋代有一本由楊大年著的《麻將經》,書中的內容和現今的麻將牌差不多。這種說法,簡直荒誕不堪,宋朝的古籍,存世奇珍,現存所有版本都有記載和記錄,每一頁印刷的宋版書頁,現今價值萬元以上,彌足珍貴,但從沒有發現有這本所謂《麻雀經》的著作。可見假訊息混亂視聽,誤人不淺!




▲宋版書頁,現存的彌足珍貴,全部有記錄和出處,但從沒見過謠傳中的所謂《麻雀經》,胡亂編作一段故事。照片來源:網上照片。


▲本文摘自《麻雀牌的170年》


閱讀推薦


麻雀牌的170年


林準祥 著

ISBN:9789888861613

  相信沒有人會反對打麻雀牌是華人最受歡迎的遊戲活動,幾乎每個華人家庭都擁有一副麻雀牌。麻雀牌早已成為華人的國粹,遍佈世界每一個角落。雖然打麻雀牌大受歡迎,但亦被公認為是最複雜的遊戲。既然如此複雜,規則又多,為何會成為今日大受歡迎的遊戲呢?

  本書以實物和文獻,重新梳理麻雀牌的出現和發展的情況,對於民間和網上流傳錯誤的資訊,作出嚴謹的修正和補充,釐清現時對麻雀牌故事的錯誤理解。

  不論你對打麻雀的興趣如何,但不能不知道,最受歡迎的遊戲,摸在手上的麻雀牌,它是怎樣來的?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2日前

書展預告|《職場圍爐——辦公室情緒詞典》——與情緒共存 提升職場抗壓力

非凡出版

書摘發佈於12日前

書展預告|《東周列國志》為什麼是一部可「作正史看」的歷史小說?

中華書局

校長論壇發佈於18日前

校長論壇|國家安全教育系列四︰香港「七 ‧ 一」回歸與愛國主義教育講座

中華書局

書摘

新書上架|麻雀牌的170年

  追尋麻雀牌的故事和發展,書本、雜誌、網上文章、國際視頻,甚至中央電視台都曾經拍攝過有關麻雀牌的特輯,但內容大多是重複民間傳說和一些未經考證的推論,訊息非常混亂,多是以訛傳訛,跟真實情況相去甚遠。其中不同的傳說,年代可以遠及春秋戰國時期的孔子、唐朝、宋朝、明朝到清朝,各有各的創作故事,內容既精彩但又十分荒謬。



▲麻雀牌在民國時期,已是每個家庭都有一副的遊戲牌,但當年仍沒有學者認真尋找它的起源。圖示兩名民國時期的妙齡少女,正準備開局打牌。


  麻雀牌起源的說法,主流是出自蘇州雜文作家谷新之的說法,他將蘇州拉上與麻雀的關係,並大做文章:在沒有確實證據和年代依據下,說江蘇太倉市曾有皇家大糧倉,因儲糧多而引致雀患頻生,每年損失了不少糧食。管理糧倉的官吏為了獎勵捕殺雀鳥,保護食糧的行為,以竹製的籌牌,記錄捕獲雀鳥的數目,並憑此發放獎金,成為「護糧牌」。文中又指出「筒」代表火槍、「索」代表麻雀,所以「一索」是一隻麻雀,而「萬」則代表獎勵銅錢的數目,至於花牌的「風」代表天氣。這種籌牌既可觀賞,又可作兌換獎金的憑證,更成為遊戲牌。這些毫無歷史根據的說法,只憑麻雀牌的名稱和出現的圖案,便胡言亂語一番,誤導雀友!


  第二種更荒誕的傳聞,便是將麻雀牌扯上鄭和七次下西洋的事蹟,故事又將鄭和備航的起點,拉到太倉這個名字,指出官兵在航行中帶同這種麻雀遊戲牌作消遣娛樂。更硬將鄭和作為內官太監的身份,將這種麻雀牌遊戲帶到宮廷皇室。為了將故事拉到寧波,指出寧波作為重要的港口,也是由鄭和的船隊,將麻雀牌傳播到各國的地方。真的是將著名歷史人物和地方,東拉西扯,綁在一起,亂說一通。



▲古時用竹料製造的牌九。


  第三種傳說,指出「麻雀」一詞源自「麻將」,本名應是「抹將」,意指明代著名小說《水滸傳》的108名好漢。更在完全沒有歷史根據下,說元末明初,有個名叫萬秉迢的人,將《水滸傳》的英雄人物,以108張數來作牌子,並以「萬、餅、條」三類作為區別,每類從一到九,各有四張牌,合共108張。加上「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各添四張牌,合計20張,代表來自四面八方。再加上「發」、「白」,隱喻各好漢來自富貴發達和一窮二白的階層,共八張牌,整套牌合共計136張。後來又加上各種花牌,成為今日的144張。整個編出來的故事,是憑着以前明末一些馬吊紙牌,曾經出現像梁山好漢小說人物的圖像,便穿鑿附會,加在麻雀牌起源的故事上。真的是你有你講,信不信由你!



▲明代出現的馬吊牌,利用當年流行小說《水滸傳》內的人物,作紙牌部分設計的插圖,目的是迎合大眾口味。這個現象,反被不求甚解的後人,胡亂猜測馬吊牌是源自這部小說。


  更加荒誕的傳說,指出在公元前500 年,麻雀牌是由孔子發明,孔子雲遊四方,傳播他的學說和麻雀牌,更將三元牌中的「紅中、青發、白板」,分別用來代表孔子的三個美德:「仁愛、真誠、孝心」,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忠、孝、義」。故事說教成分頗高,目的是製造出麻雀牌有深厚中華歷史文化傳承,搬出孔子來說麻雀牌的故事,簡直荒誕無倫!


  麻雀牌遊戲已成為華人社會文化的國粹,為了完善遠古中國偉大文化的傳承,麻雀牌的不同傳說,更遠至唐代,曾有人指出魏州昌樂有個叫張遂的人,自幼聰明過人,後來出家當了和尚,取法名叫「一行」。「一行」是我國著名科學家,在天文、數學等方面有過傑出貢獻。他於公元722年前後,曾編製一套供人娛樂用的紙牌,印上「萬、索、筒」的圖樣。後來又增加了類似「東、南、西、北、中、發、白」的七種牌。言之鑿鑿,但沒有根據。試想一位唐代的著名和尚,傳聞更褒獎他是當年在科學、天文和數學上的專才,但作為和尚,四大皆空,為什麼會發明一套有金錢標誌的紙牌,給大眾娛樂呢?他為什麼不去製作一些天文科學的研究工具呢?真的是不知所謂!


  另外一種傳說,更脫離現實,指出最早記載有關麻雀牌的記錄,是宋代有一本由楊大年著的《麻將經》,書中的內容和現今的麻將牌差不多。這種說法,簡直荒誕不堪,宋朝的古籍,存世奇珍,現存所有版本都有記載和記錄,每一頁印刷的宋版書頁,現今價值萬元以上,彌足珍貴,但從沒有發現有這本所謂《麻雀經》的著作。可見假訊息混亂視聽,誤人不淺!




▲宋版書頁,現存的彌足珍貴,全部有記錄和出處,但從沒見過謠傳中的所謂《麻雀經》,胡亂編作一段故事。照片來源:網上照片。


▲本文摘自《麻雀牌的170年》


閱讀推薦


麻雀牌的170年


林準祥 著

ISBN:9789888861613

  相信沒有人會反對打麻雀牌是華人最受歡迎的遊戲活動,幾乎每個華人家庭都擁有一副麻雀牌。麻雀牌早已成為華人的國粹,遍佈世界每一個角落。雖然打麻雀牌大受歡迎,但亦被公認為是最複雜的遊戲。既然如此複雜,規則又多,為何會成為今日大受歡迎的遊戲呢?

  本書以實物和文獻,重新梳理麻雀牌的出現和發展的情況,對於民間和網上流傳錯誤的資訊,作出嚴謹的修正和補充,釐清現時對麻雀牌故事的錯誤理解。

  不論你對打麻雀的興趣如何,但不能不知道,最受歡迎的遊戲,摸在手上的麻雀牌,它是怎樣來的?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2日前

書展預告|《職場圍爐——辦公室情緒詞典》——與情緒共存 提升職場抗壓力

非凡出版

書摘發佈於12日前

書展預告|《東周列國志》為什麼是一部可「作正史看」的歷史小說?

中華書局

校長論壇發佈於18日前

校長論壇|國家安全教育系列四︰香港「七 ‧ 一」回歸與愛國主義教育講座

中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