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幾度斜暉:細讀蘇東坡

研究蘇東坡的著作,即使不是多如牛毛,也不會少於我們頭頂的三千煩惱絲,那麼,我為什麼還來湊熱鬧呢?

 

自從蘇軾過世,宋代文人就開始搜集與注釋蘇軾的著作,捋清他的生平事跡,記述軼事,收藏書跡拓片,成績斐然。歷經元明清三代,文人墨客崇尚坡仙成風,甚至次韻遙和東坡詩詞,也樹立了東坡作為中華文化傳承的優秀典範。近代學者更以新的文學研究模式,從文學史專業的角度推崇蘇軾,使得蘇軾的文學聲名與地位直追李白杜甫,寖寖乎有並駕齊驅之勢,專著與論文也隨學術升等的要求與日俱增,到了五輛卡車也裝不下的地步了。


其實,我寫這本書,還真不是來湊熱鬧,而是有感而發。從小耳濡目染,背誦了東坡的《前後赤壁賦》、《念奴嬌·大江東去》之後,就念茲在茲,讀其書思其人。雖然只是個人興趣,欣賞東坡文章的灑脫自然,一徑讀來,山河影路,清風朗日,但是,超過一甲子的浸潤與積澱,總還是有些揮之不去的詩情感懷,覺得自己一生經歷的波折起伏,早已在蘇軾詩文中點明道盡。退休之後有了餘暇,經常書寫東坡詩文樂府,在書法筆墨之間追摹其中意蘊,濡墨揮灑的神思想像得以昇華,感到別有境界的體會,是體制內學術書寫難以企及的樂趣。2019 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困居香港烏溪沙家中兩年又半,早晚翻閱不同版本的蘇軾詩文,有如闍黎誦經,以期處變不驚,坐看雲起,對東坡心境更加有所體會。期間應海內外報刊所需,寫了長短不一的文字,在此重新匯集編輯,盡量排除餖飣考證的繁瑣論據,也算是讀東坡一甲子的心路歷程。

 

蘇軾(公元1037 年1 月8 日-1101 年8 月24 日),按照傳統紀年,生於景祐三年十二月十九日,卒於建中靖國元年七月二十八日。綜觀蘇軾入仕的生平,大體可以分作四個階段:

 

風華正茂,詩情萬丈( 1 0 5 9 - 1 0 7 9 ),二十三到四十三歲

烏臺詩獄,貶謫黃州( 1 0 7 9 - 1 0 8 5 ),四十三到四十九歲

朝廷重臣,官場風波( 1 0 8 5 - 1 0 9 4 ),四十九到五十八歲

放逐嶺海,有志未伸( 1 0 9 4 – 1 1 0 1 ),五十八到六十六歲(虛歲)

 

蘇軾離開四川眉山,進入仕途之後,如脫弦之箭,再也無緣回到家鄉。一生如大江東去,波濤洶湧,在北宋政壇上幾度浮沉,卻總能在萬般挫折之中,昂首前行。貶謫黃州,在烏雲密佈風狂雨暴之際,寫出「一蓑煙雨任平生」這樣的詩句,令人敬佩之餘,也給後人重要的提示,必須直面慘淡人生,而有所體悟與昇華。他晚年從海南放歸,在金山寺自題畫像,回顧畢生經歷說:「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繫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在調侃之中,對世間所謂功業,有了明澈的觀照,也給後世孜孜名利之徒,提供了一面閱世的明鏡。

 

本書書名《幾度斜暉蘇東坡》,典出蘇軾《八聲甘州·寄參寥子》的上闋:「有情風萬里捲潮來,無情送潮歸。問錢塘江上,西興浦口,幾度斜暉?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誰似東坡老,白首忘機。」 蘇軾一生寫了340 多首詞,用了 80 種詞牌,《八聲甘州》只寫過這一首。他在元祐六年(1091)離開杭州太守任,告別參寥子的時候,有感一生波濤起伏,希望能安享寧謐的晚年,寫了這闋詞,藉着與參寥子的來往,探討內心深處的詩情感觸與嚮往。然而,東坡老白首忘機,只是渺茫的心願,是曾經滄海之後的美好願望,卻也在內心深處隱約感到,不一定能夠實現。

蘇軾與參寥子交往一生,經歷了早期蘇軾從杭州到徐州、湖州做地方官,到烏臺詩獄、遭貶黃州,從風華正茂的精英,一下子打到社會底層,九死一生。之後召回朝廷,擔任翰林學士,參與朝廷政策的決議,後來又外放杭州、潁州、揚州,一路走來,都有參寥子這個方外知己相隨。甚至到了再次遭貶,流放到嶺南,到海南,參寥子還想去看他,被蘇軾勸阻,才未成行。這首《八聲甘州》寫於蘇軾經歷了烏臺詩獄與黃州貶謫,在離開杭州十五年後,以龍圖閣學士身份擔任杭州太守,在兩年之中,盡忠職守,疏浚西湖,築修蘇堤,解除民瘼。離任之際,告別詩友參寥子,寫出了自己宦場沉浮與知己相伴的心境,本意是想退隱,但有詩讖的意味,好像預知自己晚年要遭遇的苦難。下闋是:「記取西湖西畔,正春山好處,空翠煙霏。算詩人相得,如我與君稀。約它年、東還海道,願謝公雅志莫相違。西州路,不應回首,為我沾衣。」且不管以後的宦途風雨,至少在西湖邊上,春花秋月,山水清雅,詩友知音得以相聚,也是人生難得的際遇。

 

這首詞時空交疊,情景相融,渾然天成,讀來如行雲流水。上闋寫景,下闋寫情,地點十分明確,是杭州鳳凰山南麓,俯瞰錢塘江的滔滔潮水,可以望到隔江的西興渡口,風光如畫。不禁想起在黃州寫的《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緬懷的是歷史中三國人物,赤壁鏖兵,在時間的長河中灰飛煙滅。目前在錢塘江邊與參寥子分別,寫的是當下的自我感懷,「有情風萬里捲潮來,無情送潮歸」,感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美好的光陰歲月像潮水一般流逝,就要和眼前的知己好友分別,天地不語,有情無情,只感到江上幾度餘暉。

 

「幾度斜暉」的意象,呼應了他貶謫黃州之時,在沙湖道中遇雨,寫《定風波》自勉的心境。身處困厄,依舊要昂首挺胸,不怕風刀霜劍的侵凌。即使感到寒氣的逼迫,也總相信前景光明,「山頭斜照卻相迎」,雖然只是夕陽斜暉,心境明澈,就能「也無風雨也無晴」。到了他貶謫海南,政敵有意置他於死地的時候,他依舊無所畏懼,不忘初心,在回應弟子秦觀的《千秋歲》詞中,倔強地發放夕陽斜暉的光芒,說出「一萬里,斜陽正與長安對」,不管受到任何無情打壓,「舊學終難改」,認定了自己的信念,無改初衷,最多也就是永遠放逐海外,學孔夫子:「吾已矣,乘桴且恁浮於海。」

 

蘇軾與參寥子的交往,我另有長文探討,在此簡單拈出,作為點題,只說明這本小書的寓意,是通過蘇軾的具體生命歷程,探究他潛藏在詩文深處的意識活動,了解他內心情愫的變動。蘇軾的確心胸開闊,瀟灑豁達,但並非永遠歡笑暢意,也有避不開「罣礙恐怖,顛倒夢想」之時。

 

他可以成為一個「不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是有一定心路歷程的,而他撰寫的詩詞,又最能反映中國詩歌的抒情傳統,由表至裏,展示了詩人內心繽紛繁複的心理狀態。所以,「細讀」東坡的目的,並配合他的生活處境,不只是為了章句的考據與注釋,而是希望了解他為什麼成為高人,為什麼心靈得到了自由解放,為什麼人品高尚,悲天憫人,超越他身處的時代困境,千載之下,仍然讓我們欽仰敬佩,讀到他的詩文,如沐春風。


本文為《幾度斜暉蘇東坡》之〈自序〉,有刪節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

鄉村本色|添丁點燈

中華書局

書摘

年初三拜車公,車公究竟是何方神聖?

中華書局

書摘

始於年初二的「牙祭」民俗,從何而來?

中華書局

書摘

幾度斜暉:細讀蘇東坡

研究蘇東坡的著作,即使不是多如牛毛,也不會少於我們頭頂的三千煩惱絲,那麼,我為什麼還來湊熱鬧呢?

 

自從蘇軾過世,宋代文人就開始搜集與注釋蘇軾的著作,捋清他的生平事跡,記述軼事,收藏書跡拓片,成績斐然。歷經元明清三代,文人墨客崇尚坡仙成風,甚至次韻遙和東坡詩詞,也樹立了東坡作為中華文化傳承的優秀典範。近代學者更以新的文學研究模式,從文學史專業的角度推崇蘇軾,使得蘇軾的文學聲名與地位直追李白杜甫,寖寖乎有並駕齊驅之勢,專著與論文也隨學術升等的要求與日俱增,到了五輛卡車也裝不下的地步了。


其實,我寫這本書,還真不是來湊熱鬧,而是有感而發。從小耳濡目染,背誦了東坡的《前後赤壁賦》、《念奴嬌·大江東去》之後,就念茲在茲,讀其書思其人。雖然只是個人興趣,欣賞東坡文章的灑脫自然,一徑讀來,山河影路,清風朗日,但是,超過一甲子的浸潤與積澱,總還是有些揮之不去的詩情感懷,覺得自己一生經歷的波折起伏,早已在蘇軾詩文中點明道盡。退休之後有了餘暇,經常書寫東坡詩文樂府,在書法筆墨之間追摹其中意蘊,濡墨揮灑的神思想像得以昇華,感到別有境界的體會,是體制內學術書寫難以企及的樂趣。2019 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困居香港烏溪沙家中兩年又半,早晚翻閱不同版本的蘇軾詩文,有如闍黎誦經,以期處變不驚,坐看雲起,對東坡心境更加有所體會。期間應海內外報刊所需,寫了長短不一的文字,在此重新匯集編輯,盡量排除餖飣考證的繁瑣論據,也算是讀東坡一甲子的心路歷程。

 

蘇軾(公元1037 年1 月8 日-1101 年8 月24 日),按照傳統紀年,生於景祐三年十二月十九日,卒於建中靖國元年七月二十八日。綜觀蘇軾入仕的生平,大體可以分作四個階段:

 

風華正茂,詩情萬丈( 1 0 5 9 - 1 0 7 9 ),二十三到四十三歲

烏臺詩獄,貶謫黃州( 1 0 7 9 - 1 0 8 5 ),四十三到四十九歲

朝廷重臣,官場風波( 1 0 8 5 - 1 0 9 4 ),四十九到五十八歲

放逐嶺海,有志未伸( 1 0 9 4 – 1 1 0 1 ),五十八到六十六歲(虛歲)

 

蘇軾離開四川眉山,進入仕途之後,如脫弦之箭,再也無緣回到家鄉。一生如大江東去,波濤洶湧,在北宋政壇上幾度浮沉,卻總能在萬般挫折之中,昂首前行。貶謫黃州,在烏雲密佈風狂雨暴之際,寫出「一蓑煙雨任平生」這樣的詩句,令人敬佩之餘,也給後人重要的提示,必須直面慘淡人生,而有所體悟與昇華。他晚年從海南放歸,在金山寺自題畫像,回顧畢生經歷說:「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繫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在調侃之中,對世間所謂功業,有了明澈的觀照,也給後世孜孜名利之徒,提供了一面閱世的明鏡。

 

本書書名《幾度斜暉蘇東坡》,典出蘇軾《八聲甘州·寄參寥子》的上闋:「有情風萬里捲潮來,無情送潮歸。問錢塘江上,西興浦口,幾度斜暉?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誰似東坡老,白首忘機。」 蘇軾一生寫了340 多首詞,用了 80 種詞牌,《八聲甘州》只寫過這一首。他在元祐六年(1091)離開杭州太守任,告別參寥子的時候,有感一生波濤起伏,希望能安享寧謐的晚年,寫了這闋詞,藉着與參寥子的來往,探討內心深處的詩情感觸與嚮往。然而,東坡老白首忘機,只是渺茫的心願,是曾經滄海之後的美好願望,卻也在內心深處隱約感到,不一定能夠實現。

蘇軾與參寥子交往一生,經歷了早期蘇軾從杭州到徐州、湖州做地方官,到烏臺詩獄、遭貶黃州,從風華正茂的精英,一下子打到社會底層,九死一生。之後召回朝廷,擔任翰林學士,參與朝廷政策的決議,後來又外放杭州、潁州、揚州,一路走來,都有參寥子這個方外知己相隨。甚至到了再次遭貶,流放到嶺南,到海南,參寥子還想去看他,被蘇軾勸阻,才未成行。這首《八聲甘州》寫於蘇軾經歷了烏臺詩獄與黃州貶謫,在離開杭州十五年後,以龍圖閣學士身份擔任杭州太守,在兩年之中,盡忠職守,疏浚西湖,築修蘇堤,解除民瘼。離任之際,告別詩友參寥子,寫出了自己宦場沉浮與知己相伴的心境,本意是想退隱,但有詩讖的意味,好像預知自己晚年要遭遇的苦難。下闋是:「記取西湖西畔,正春山好處,空翠煙霏。算詩人相得,如我與君稀。約它年、東還海道,願謝公雅志莫相違。西州路,不應回首,為我沾衣。」且不管以後的宦途風雨,至少在西湖邊上,春花秋月,山水清雅,詩友知音得以相聚,也是人生難得的際遇。

 

這首詞時空交疊,情景相融,渾然天成,讀來如行雲流水。上闋寫景,下闋寫情,地點十分明確,是杭州鳳凰山南麓,俯瞰錢塘江的滔滔潮水,可以望到隔江的西興渡口,風光如畫。不禁想起在黃州寫的《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緬懷的是歷史中三國人物,赤壁鏖兵,在時間的長河中灰飛煙滅。目前在錢塘江邊與參寥子分別,寫的是當下的自我感懷,「有情風萬里捲潮來,無情送潮歸」,感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美好的光陰歲月像潮水一般流逝,就要和眼前的知己好友分別,天地不語,有情無情,只感到江上幾度餘暉。

 

「幾度斜暉」的意象,呼應了他貶謫黃州之時,在沙湖道中遇雨,寫《定風波》自勉的心境。身處困厄,依舊要昂首挺胸,不怕風刀霜劍的侵凌。即使感到寒氣的逼迫,也總相信前景光明,「山頭斜照卻相迎」,雖然只是夕陽斜暉,心境明澈,就能「也無風雨也無晴」。到了他貶謫海南,政敵有意置他於死地的時候,他依舊無所畏懼,不忘初心,在回應弟子秦觀的《千秋歲》詞中,倔強地發放夕陽斜暉的光芒,說出「一萬里,斜陽正與長安對」,不管受到任何無情打壓,「舊學終難改」,認定了自己的信念,無改初衷,最多也就是永遠放逐海外,學孔夫子:「吾已矣,乘桴且恁浮於海。」

 

蘇軾與參寥子的交往,我另有長文探討,在此簡單拈出,作為點題,只說明這本小書的寓意,是通過蘇軾的具體生命歷程,探究他潛藏在詩文深處的意識活動,了解他內心情愫的變動。蘇軾的確心胸開闊,瀟灑豁達,但並非永遠歡笑暢意,也有避不開「罣礙恐怖,顛倒夢想」之時。

 

他可以成為一個「不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是有一定心路歷程的,而他撰寫的詩詞,又最能反映中國詩歌的抒情傳統,由表至裏,展示了詩人內心繽紛繁複的心理狀態。所以,「細讀」東坡的目的,並配合他的生活處境,不只是為了章句的考據與注釋,而是希望了解他為什麼成為高人,為什麼心靈得到了自由解放,為什麼人品高尚,悲天憫人,超越他身處的時代困境,千載之下,仍然讓我們欽仰敬佩,讀到他的詩文,如沐春風。


本文為《幾度斜暉蘇東坡》之〈自序〉,有刪節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

鄉村本色|添丁點燈

中華書局

書摘

年初三拜車公,車公究竟是何方神聖?

中華書局

書摘

始於年初二的「牙祭」民俗,從何而來?

中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