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草莓」為何叫「士多啤梨」?這本書告訴你答案

「士多啤梨」其實是英文strawberry音譯而來,隨着社會的普遍使用,進入了流通的港式中文詞彙系統中。


港式中文是與通用中文有一定差異的一種地方變體和社區變體,以通用中文為主,但帶有一些文言色彩,受到粵語和英語影響,而且包含一些獨特的用法。


港式中文長期以來受到香港及內地語言學者的關注,但系統全面研究港式中文語法現象的學術著作仍然較少。《港式中文語法研究》首次對港式中文的語法進行了細緻描寫,展現了港式中文語法的主要特徵和基本面貌,對於深入認識港式中文作為香港的社區語體有着重要意義。


以下為《港式中文語法研究》節錄。


- 港式中文中的外來詞 -


外來詞也叫外來語,是指一種語言從另外一種語言中吸收來的詞語,又稱「借詞」。薩丕爾在《語言論》中指出:「一種語言對另一種語言最簡單的影響是詞的『借貸』。只要有文化的借貸,就可能把相關的詞也借過來。」


香港是中西文化交匯的城市,是全球最具國際化的都市之一,中外文化的交流融合一直沒有停止過,表現在語言上,其語言系統中的外來詞可謂數量龐大、類型豐富。


以粵語為基礎的音譯詞港式中文裏自然吸收了不少源自英語的外來詞。例如:


01

哩士綴花、乾濕褸加上簡約設計,正正是少女們夢寐以求的fashion items,以滿足她們酷愛法國寫意格調的情意結。

——《YECCA VECCA 法式寫意》,honey,2010-11-19


02

陳強可說是接觸得最多80後的一位DJ,逢星期一至五凌晨一點至兩點,他會在節目《你睇我唔到》開咪,訪問一些邊青、弱勢社羣。

——《陳強,商台DJ》,Pandaa!,2010-08-08


03

Hussein Chalayan 的2010秋冬騷上,甫開始,汽車發動引擎、電台廣播音樂及天氣報告的片段,讓我們很快猜到踏上美國公路之旅。

——《黑色力量》,JESSICA,2010-10-27


04

帶點中亞風格的地磚,大大張的梳化非常舒適。

——《下午3點3,躲在家一樣的cafe》,《飲食男女》,2010-12-17


上面四例借自英文詞語。例(1)「哩士」是英語lace一詞的音譯,通用中文用固有詞「花邊」或音譯詞「蕾絲」。一般來說,通用中文的音譯詞往往會利用漢字的特點使音譯詞具有音義結合的特色,如「可口可樂」「香波」「黑客」等,「蕾絲」除了語音接近之外,其意思也能讓人聯想到「繡了花蕾的絲綢」,具有音譯加意譯的特點。而港式中文則較少考慮漢字的意音結合的特點,並且由於社會英文程度高,所以只要音譯詞在最大程度上模擬了英語的發音,就可以表達意義、進行溝通。這類詞除了上文提到的「哩士」之外,常用的還有,如:占(jam,果醬)、批(pie,派、餡兒餅)、波(ball,球、舞會)、呔(tie,領帶)、𨋢(lift,電梯)、班戟(pancake,薄餅)、芝士(cheese,奶酪)、菲林(film,膠捲)、忌廉(cream,奶油)、灰士(fuse,保險絲)、免治(mince,肉末)、士多(store,雜貨店)、碌士(notes,筆記)、柯打(order,訂單)、杯葛(boycott,抵制)、晒士(size,尺寸)、布冧(plum,李子)、貼士(tips,提示、小費)、冧巴(number,號碼)、波士(boss,老闆)、快勞(file,文件夾)、巴仙(percent,百分點)、畸士(case,事件、案件)、燕梳(insure,保險)、拗撬(argue,爭執)、逼力(brake,剎車器)、煲呔(bowtie,領結)、多士(toast,烤麪包片)、梳打(soda,蘇打、氣泡水)、茄士咩(cashmere,羊絨、開司米)、色士風(saxophone,薩克斯管)、車厘子(cherry,櫻桃)、士巴拿(spanner,扳手)、士多啤梨(strawberry,草莓)等。這類音譯詞最初都是以粵語發音翻譯而來,隨着社會的普遍使用,進入了流通的港式中文詞彙系統中。有些純粹以粵語字來對應的音譯詞則只能進入粵式中文,而難以進入港式中文或通用中文,例如咭(card,卡)、喼(cap,便帽)等。


隨着音譯詞的廣泛流通,人們也會因交際需要對之進行縮略,例(2)中的「咪」是「咪高峯」的縮略形式,「咪高峯」譯自英文microphone,而英文並沒有對應的縮略形式。同時由於縮略為一個音節,按照漢語的習慣,可以作為語素進行構詞,例如「開咪」(開始演唱)、「封咪」(不再演唱)等。例(3)中的「騷」譯自英文show,通用中文用「表演」一詞,如「時裝表演」,或使用台灣地區的音譯詞「秀」,且「秀」的語用場合愈來愈普遍,現已進入《新華字典》第十一版及《現代漢語詞典》第六版。與「秀」相比,港式中文的翻譯使用了粵語語音,但沒有考慮到「騷」本身所具有的詞義,給溝通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煩,如在香港報刊上隨處可見「花生騷」(fashion show,時裝表演),非香港地區生活的人士恐怕會對該詞的所指產生理解的偏差。例(4)中的「梳化」是sofa 的音譯詞,通用中文譯作「沙發」。「梳化」極易讓人誤解為「梳頭化妝」之意。這類詞還有「肥佬」(fail,失敗、不及格)、「柯佬」(oral,口語考試),這類詞也會造成溝通中理解的偏差。例如:


05

林丹復出,豈能少了李宗偉?這名前「一哥」於去年世界錦標賽藥檢肥佬,聽證會一拖再拖,世界羽聯昨日終於落實下月11 日在阿姆斯特丹舉行聽證會。

——《李宗偉聽證會下月舉行》,《明報》,2015-03-11

外來詞除了受英語影響之外,日語的影響也有一定程度的表現。例如:


06

自Gwen Stefani 於08 年推出Harajuku Lovers 原宿情人香水系列之後,由於造型趣味可愛,隨即迷倒一眾鍾情「卡娃伊」公仔的女生。

——《香水娃娃》,《星島日報》,2010-08-11

例(6)中,「卡娃伊」來源於日語,是日語「可愛い(かわいい)」的音譯詞,表示「可愛」的意思。除了寫作漢字「卡娃伊」之外,有時還直接用英文對譯該詞。如:


07

民族風大熱,LOVE GIRLS MARKET 瞬即成為潮女追捧的品牌,貪其設計帶有日系kawaii 感,冬天穿起來更顯甜美浪漫!

——《LOVE GIRLS MARKET 浪漫民族》,honey,2010-11-19


總體而言,港式中文中的外來詞對整個港式中文的詞彙系統來說,無論在產生新的類詞綴、增加多元化的構詞類型,還是在擴大語義及轉變詞性等多個角度,都為語言的發展提供了新的方向。


- 閱讀推薦 -


港式中文語法研究

作者:田小琳

出版商:中華教育

ISBN:9789888807345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

飛行印記|飛機票

中華書局

校長論壇

《國旗國徽國歌知多少》主題講座及展覽

書摘

「草莓」為何叫「士多啤梨」?這本書告訴你答案

中華教育

書摘

「草莓」為何叫「士多啤梨」?這本書告訴你答案

「士多啤梨」其實是英文strawberry音譯而來,隨着社會的普遍使用,進入了流通的港式中文詞彙系統中。


港式中文是與通用中文有一定差異的一種地方變體和社區變體,以通用中文為主,但帶有一些文言色彩,受到粵語和英語影響,而且包含一些獨特的用法。


港式中文長期以來受到香港及內地語言學者的關注,但系統全面研究港式中文語法現象的學術著作仍然較少。《港式中文語法研究》首次對港式中文的語法進行了細緻描寫,展現了港式中文語法的主要特徵和基本面貌,對於深入認識港式中文作為香港的社區語體有着重要意義。


以下為《港式中文語法研究》節錄。


- 港式中文中的外來詞 -


外來詞也叫外來語,是指一種語言從另外一種語言中吸收來的詞語,又稱「借詞」。薩丕爾在《語言論》中指出:「一種語言對另一種語言最簡單的影響是詞的『借貸』。只要有文化的借貸,就可能把相關的詞也借過來。」


香港是中西文化交匯的城市,是全球最具國際化的都市之一,中外文化的交流融合一直沒有停止過,表現在語言上,其語言系統中的外來詞可謂數量龐大、類型豐富。


以粵語為基礎的音譯詞港式中文裏自然吸收了不少源自英語的外來詞。例如:


01

哩士綴花、乾濕褸加上簡約設計,正正是少女們夢寐以求的fashion items,以滿足她們酷愛法國寫意格調的情意結。

——《YECCA VECCA 法式寫意》,honey,2010-11-19


02

陳強可說是接觸得最多80後的一位DJ,逢星期一至五凌晨一點至兩點,他會在節目《你睇我唔到》開咪,訪問一些邊青、弱勢社羣。

——《陳強,商台DJ》,Pandaa!,2010-08-08


03

Hussein Chalayan 的2010秋冬騷上,甫開始,汽車發動引擎、電台廣播音樂及天氣報告的片段,讓我們很快猜到踏上美國公路之旅。

——《黑色力量》,JESSICA,2010-10-27


04

帶點中亞風格的地磚,大大張的梳化非常舒適。

——《下午3點3,躲在家一樣的cafe》,《飲食男女》,2010-12-17


上面四例借自英文詞語。例(1)「哩士」是英語lace一詞的音譯,通用中文用固有詞「花邊」或音譯詞「蕾絲」。一般來說,通用中文的音譯詞往往會利用漢字的特點使音譯詞具有音義結合的特色,如「可口可樂」「香波」「黑客」等,「蕾絲」除了語音接近之外,其意思也能讓人聯想到「繡了花蕾的絲綢」,具有音譯加意譯的特點。而港式中文則較少考慮漢字的意音結合的特點,並且由於社會英文程度高,所以只要音譯詞在最大程度上模擬了英語的發音,就可以表達意義、進行溝通。這類詞除了上文提到的「哩士」之外,常用的還有,如:占(jam,果醬)、批(pie,派、餡兒餅)、波(ball,球、舞會)、呔(tie,領帶)、𨋢(lift,電梯)、班戟(pancake,薄餅)、芝士(cheese,奶酪)、菲林(film,膠捲)、忌廉(cream,奶油)、灰士(fuse,保險絲)、免治(mince,肉末)、士多(store,雜貨店)、碌士(notes,筆記)、柯打(order,訂單)、杯葛(boycott,抵制)、晒士(size,尺寸)、布冧(plum,李子)、貼士(tips,提示、小費)、冧巴(number,號碼)、波士(boss,老闆)、快勞(file,文件夾)、巴仙(percent,百分點)、畸士(case,事件、案件)、燕梳(insure,保險)、拗撬(argue,爭執)、逼力(brake,剎車器)、煲呔(bowtie,領結)、多士(toast,烤麪包片)、梳打(soda,蘇打、氣泡水)、茄士咩(cashmere,羊絨、開司米)、色士風(saxophone,薩克斯管)、車厘子(cherry,櫻桃)、士巴拿(spanner,扳手)、士多啤梨(strawberry,草莓)等。這類音譯詞最初都是以粵語發音翻譯而來,隨着社會的普遍使用,進入了流通的港式中文詞彙系統中。有些純粹以粵語字來對應的音譯詞則只能進入粵式中文,而難以進入港式中文或通用中文,例如咭(card,卡)、喼(cap,便帽)等。


隨着音譯詞的廣泛流通,人們也會因交際需要對之進行縮略,例(2)中的「咪」是「咪高峯」的縮略形式,「咪高峯」譯自英文microphone,而英文並沒有對應的縮略形式。同時由於縮略為一個音節,按照漢語的習慣,可以作為語素進行構詞,例如「開咪」(開始演唱)、「封咪」(不再演唱)等。例(3)中的「騷」譯自英文show,通用中文用「表演」一詞,如「時裝表演」,或使用台灣地區的音譯詞「秀」,且「秀」的語用場合愈來愈普遍,現已進入《新華字典》第十一版及《現代漢語詞典》第六版。與「秀」相比,港式中文的翻譯使用了粵語語音,但沒有考慮到「騷」本身所具有的詞義,給溝通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煩,如在香港報刊上隨處可見「花生騷」(fashion show,時裝表演),非香港地區生活的人士恐怕會對該詞的所指產生理解的偏差。例(4)中的「梳化」是sofa 的音譯詞,通用中文譯作「沙發」。「梳化」極易讓人誤解為「梳頭化妝」之意。這類詞還有「肥佬」(fail,失敗、不及格)、「柯佬」(oral,口語考試),這類詞也會造成溝通中理解的偏差。例如:


05

林丹復出,豈能少了李宗偉?這名前「一哥」於去年世界錦標賽藥檢肥佬,聽證會一拖再拖,世界羽聯昨日終於落實下月11 日在阿姆斯特丹舉行聽證會。

——《李宗偉聽證會下月舉行》,《明報》,2015-03-11

外來詞除了受英語影響之外,日語的影響也有一定程度的表現。例如:


06

自Gwen Stefani 於08 年推出Harajuku Lovers 原宿情人香水系列之後,由於造型趣味可愛,隨即迷倒一眾鍾情「卡娃伊」公仔的女生。

——《香水娃娃》,《星島日報》,2010-08-11

例(6)中,「卡娃伊」來源於日語,是日語「可愛い(かわいい)」的音譯詞,表示「可愛」的意思。除了寫作漢字「卡娃伊」之外,有時還直接用英文對譯該詞。如:


07

民族風大熱,LOVE GIRLS MARKET 瞬即成為潮女追捧的品牌,貪其設計帶有日系kawaii 感,冬天穿起來更顯甜美浪漫!

——《LOVE GIRLS MARKET 浪漫民族》,honey,2010-11-19


總體而言,港式中文中的外來詞對整個港式中文的詞彙系統來說,無論在產生新的類詞綴、增加多元化的構詞類型,還是在擴大語義及轉變詞性等多個角度,都為語言的發展提供了新的方向。


- 閱讀推薦 -


港式中文語法研究

作者:田小琳

出版商:中華教育

ISBN:9789888807345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

飛行印記|飛機票

中華書局

校長論壇

《國旗國徽國歌知多少》主題講座及展覽

書摘

「草莓」為何叫「士多啤梨」?這本書告訴你答案

中華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