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華人傳奇樂隊Beyond之初

  四十年前,Beyond樂隊成立。回顧Beyond的歷史,或許需要從「頭」開始。其實,Beyond第一次進入錄音室灌錄的作品,並非1986年的自資盒帶《再見理想》,而是1984年的合輯唱片《香港Xiang Gang》。



 《香港Xiang Gang》合輯 

1984年9月


結他大賽


  這張唱片結集了當年由《結他雜誌》舉辦的「Guitar Player Festival結他大賽」勝出及優異的五個單位的作品。這比賽在藝術中心的Recital Hall舉行初賽,有約七十隊樂隊參與,評判包括《結他雜誌》主編郭達年、著名樂評人左永然及Teddy Suen。由於參賽樂隊需要有隊名,於是結他手鄧煒謙(William Tang)建議把樂隊命名為Beyond:「Beyond」一字的意思為「超越」,代表樂隊用音樂超越別人、超越自己,也代表「Beyond Rock and Roll」,這是由於當時樂隊正創作一些(傳統)搖滾以外的音樂。當時Beyond的陣容如下:


黃家駒:主唱及結他

鄧煒謙:結他(鄧煒謙後來與葉世榮及黃貫中組成了「高速啤機」)

李榮潮:低音結他

葉世榮:鼓手


  對Beyond的樂迷來說,李榮潮這名字較為陌生。他是Beyond的第一代成員,當時世榮與同學隊友各散東西,於是便到琴行留言徵低音結他手。琴行老闆介紹了李榮潮給世榮認識,他們相約在土瓜灣嘉林琴行見面,當日李榮潮還帶同了家駒與其他人見面。這是世榮與家駒首次見面,自此之後,華人樂壇便不一樣了。


  「Guitar Player Festival結他大賽」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為即興演奏,第二部分是演出一首事先創作好的作品。大會會選出十個單位參與1983年3月6日於灣仔藝術中心壽臣劇場舉行的決賽。Beyond在比賽中演奏了他們的第一首原創作品〈Photograph〉及第二首原創作品〈腦部侵襲Brain Attack〉。家駒指「Photograph」(相片)的意思是「有若人生片段裏的一個寫照、每段人生的里程碑就有若一張照片」,而世榮則覺得作品就如「幾杯不同的飲品把它們混起來融會成一杯好飲的飲料」。


  最終,Beyond奪得「Guitar Player Festival結他大賽」冠軍,其後獲邀參與灌錄由郭達年自資的《香港Xiang Gang》合輯。當時Beyond為上文所述的四人陣容,但在《香港Xiang Gang》的唱片封套上,卻出現了家駒、世榮和家強三人的身影。原來在拍攝當天,鄧偉謙和李榮潮分別遲到和缺席而錯過了拍攝,為了讓照片看起來不會太「人丁單薄」,家駒就拉了當時並非Beyond成員的胞弟家強入鏡,得出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那張經典照。其實家強在加入Beyond前也組過不同樂隊,例如在1983年跟前浮世繪成員梁翹柏組成的Genocide。至於黃貫中加入Beyond,已是後來的事。




《香港Xiang Gang》


  Beyond在《香港Xiang Gang》內共發表了兩首作品,分別是純音樂〈腦部侵襲Brain Attack〉和英文歌〈大廈Building〉。樂評人袁志聰先生曾用「天馬行空」來形容兩首作品,筆者認為貼切不過。〈大廈Building〉在唱片內的注腳如下:「對城市森林的一個諷刺」。Beyond第一代成員鄧煒謙在自傳中提到,〈大廈Building〉想展現「這石屎森林裏的壓逼感」。《香港Xiang Gang》中並沒有列明〈大廈Building〉由誰來作曲誰來填詞,只在製作列表上寫上「鄧煒謙、葉世榮,Beyond」,鄧煒謙在自傳則指,歌詞由鄧煒謙填寫,歌名和歌曲概念則來自家駒。〈大廈Building〉原本由鄧主唱,但後來卻換成家駒主唱。


前衛搖滾


  〈腦部侵襲Brain Attack〉和〈大廈Building〉都是長篇大論的Progressive Rock作品,風格近似《再見理想》中的〈The Other Door〉和〈Dead Romance I〉,這些作品比較沒頭沒腦,沒有同屬Progressive Rock的中文作品〈誰是勇敢〉和〈永遠等待〉來得有層次和具起承轉合的清晰結構,因此也較難消化。結他手鄧煒謙把當時的Beyond 音樂形容為「Colony Rock」,因為他認為Beyond的音樂「是西方搖滾樂加上濃厚地方色彩的味道,例如中國、日本和印度音樂的元素」。當時樂隊希望「能在現今的搖滾世界中,創造出一種中西合成的搖滾樂」。誠然,筆者從Beyond這批早期的作品並沒有聽出中國色彩(印度/中東的調子反而有少許)。Beyond在作品中滲入中國色彩,又是後來的事。


  聆聽這兩首作品,我們可以聽到Beyond初期的音樂風格和他們的音樂是受了哪些人的影響。無疑,Pink Floyd是一隊影響Beyond很深的樂隊,〈大廈Building〉開首幾秒的結他聲效與Pink Floyd的〈Echoes〉同出一轍。〈腦部侵襲Brain Attack〉結尾的結他solo也如〈Shine on Your Crazy Diamond〉般浩瀚蒼涼。在作品中,我們也找到其他Progressive Rock元祖如King Crimson、Rush、Electric Light Orchestra等的影子。古典金屬對早期的Beyond也有一定影響,例如我們可在〈腦部侵襲Brain Attack〉找到一些很像重金屬始袓Black Sabbath的空靈不祥感,〈腦部侵襲Brain Attack〉有些旋律甚至與Black Sabbath名作〈Black Sabbath〉近似。



▲Pink Floyd的《Meddle》,內收錄〈Echoes〉一曲


  〈大廈Building〉及〈腦部侵襲Brain Attack〉也成了Beyond日後音樂的雛型,我們除了可在這兩曲中找到〈The Other Door〉和〈Dead Romance I〉的影子外,還可以在〈腦部侵襲Brain Attack〉聽到一些近似阿拉伯音樂的旋律和異色的音色——這些旋律和音色,就是日後《亞拉伯跳舞女郎》大碟的藍本。


  《香港Xiang Gang》還有一個與Beyond相關且值得留意的地方。在歌紙的錄音師名單中,出現了David Ling和Philip Kwok的名字。David Ling(David Ling Jr)是著名錄音師,他和Philip Kwok日後經常出現在Beyond專輯的工作人員名單內,例如:


- 《永遠等待》錄音:David Ling Jr/Gordon O’Yang/Philip Kwok

- 《Beyond IV》Engineer:David Ling Jr(S & R Studio)(及其他人)

- 《真的見証》混音:David Ling Jr/Philip Kwok/王紀華

- 《戰勝心魔》EP混音:David Ling Jr/Gordon O’Yang


完成自己


  唱片監製郭達年先生在唱片《香港Xiang Gang》的文案中如此說:


  有人歌唱,彈奏音樂,因為社會有這樣的一種商品需求,他們可以因而得到經濟收益。也有人歌唱,彈奏音樂,因為他們自己有一些話要說。有一些情感需要溝通,也許社會根本不一定有興趣聆聽他們的聲音,但如果他們勇於在陽光下高聲朗誦,也同樣沒有人可以奈何。最起碼,他們完成了自己,也為時代的面貌點下了印記。我要說,我們在最貧乏卑微的條件下艱辛的工作,我們沒有學院培育的音樂修養及技巧理論,但我們現在放到你面前的,卻是最真實的音樂,最嘹亮的聲音。


  Beyond在《香港Xiang Gang》大碟中,踏出了第一步,唱出了自己的聲音,完成了自己。


閱讀推薦 | 踏著Beyond的軌跡II——專輯篇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2日前

丁日昌與台灣

郭偉川

編輯手記發佈於3日前

南門太守:寫三國要像《三國志》那樣真實,像《三國演義》那樣好看

中華書局

書摘發佈於8日前

春夜喜雨,和詩聖把臂同遊錦官城

中華教育

書摘

華人傳奇樂隊Beyond之初

  四十年前,Beyond樂隊成立。回顧Beyond的歷史,或許需要從「頭」開始。其實,Beyond第一次進入錄音室灌錄的作品,並非1986年的自資盒帶《再見理想》,而是1984年的合輯唱片《香港Xiang Gang》。



 《香港Xiang Gang》合輯 

1984年9月


結他大賽


  這張唱片結集了當年由《結他雜誌》舉辦的「Guitar Player Festival結他大賽」勝出及優異的五個單位的作品。這比賽在藝術中心的Recital Hall舉行初賽,有約七十隊樂隊參與,評判包括《結他雜誌》主編郭達年、著名樂評人左永然及Teddy Suen。由於參賽樂隊需要有隊名,於是結他手鄧煒謙(William Tang)建議把樂隊命名為Beyond:「Beyond」一字的意思為「超越」,代表樂隊用音樂超越別人、超越自己,也代表「Beyond Rock and Roll」,這是由於當時樂隊正創作一些(傳統)搖滾以外的音樂。當時Beyond的陣容如下:


黃家駒:主唱及結他

鄧煒謙:結他(鄧煒謙後來與葉世榮及黃貫中組成了「高速啤機」)

李榮潮:低音結他

葉世榮:鼓手


  對Beyond的樂迷來說,李榮潮這名字較為陌生。他是Beyond的第一代成員,當時世榮與同學隊友各散東西,於是便到琴行留言徵低音結他手。琴行老闆介紹了李榮潮給世榮認識,他們相約在土瓜灣嘉林琴行見面,當日李榮潮還帶同了家駒與其他人見面。這是世榮與家駒首次見面,自此之後,華人樂壇便不一樣了。


  「Guitar Player Festival結他大賽」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為即興演奏,第二部分是演出一首事先創作好的作品。大會會選出十個單位參與1983年3月6日於灣仔藝術中心壽臣劇場舉行的決賽。Beyond在比賽中演奏了他們的第一首原創作品〈Photograph〉及第二首原創作品〈腦部侵襲Brain Attack〉。家駒指「Photograph」(相片)的意思是「有若人生片段裏的一個寫照、每段人生的里程碑就有若一張照片」,而世榮則覺得作品就如「幾杯不同的飲品把它們混起來融會成一杯好飲的飲料」。


  最終,Beyond奪得「Guitar Player Festival結他大賽」冠軍,其後獲邀參與灌錄由郭達年自資的《香港Xiang Gang》合輯。當時Beyond為上文所述的四人陣容,但在《香港Xiang Gang》的唱片封套上,卻出現了家駒、世榮和家強三人的身影。原來在拍攝當天,鄧偉謙和李榮潮分別遲到和缺席而錯過了拍攝,為了讓照片看起來不會太「人丁單薄」,家駒就拉了當時並非Beyond成員的胞弟家強入鏡,得出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那張經典照。其實家強在加入Beyond前也組過不同樂隊,例如在1983年跟前浮世繪成員梁翹柏組成的Genocide。至於黃貫中加入Beyond,已是後來的事。




《香港Xiang Gang》


  Beyond在《香港Xiang Gang》內共發表了兩首作品,分別是純音樂〈腦部侵襲Brain Attack〉和英文歌〈大廈Building〉。樂評人袁志聰先生曾用「天馬行空」來形容兩首作品,筆者認為貼切不過。〈大廈Building〉在唱片內的注腳如下:「對城市森林的一個諷刺」。Beyond第一代成員鄧煒謙在自傳中提到,〈大廈Building〉想展現「這石屎森林裏的壓逼感」。《香港Xiang Gang》中並沒有列明〈大廈Building〉由誰來作曲誰來填詞,只在製作列表上寫上「鄧煒謙、葉世榮,Beyond」,鄧煒謙在自傳則指,歌詞由鄧煒謙填寫,歌名和歌曲概念則來自家駒。〈大廈Building〉原本由鄧主唱,但後來卻換成家駒主唱。


前衛搖滾


  〈腦部侵襲Brain Attack〉和〈大廈Building〉都是長篇大論的Progressive Rock作品,風格近似《再見理想》中的〈The Other Door〉和〈Dead Romance I〉,這些作品比較沒頭沒腦,沒有同屬Progressive Rock的中文作品〈誰是勇敢〉和〈永遠等待〉來得有層次和具起承轉合的清晰結構,因此也較難消化。結他手鄧煒謙把當時的Beyond 音樂形容為「Colony Rock」,因為他認為Beyond的音樂「是西方搖滾樂加上濃厚地方色彩的味道,例如中國、日本和印度音樂的元素」。當時樂隊希望「能在現今的搖滾世界中,創造出一種中西合成的搖滾樂」。誠然,筆者從Beyond這批早期的作品並沒有聽出中國色彩(印度/中東的調子反而有少許)。Beyond在作品中滲入中國色彩,又是後來的事。


  聆聽這兩首作品,我們可以聽到Beyond初期的音樂風格和他們的音樂是受了哪些人的影響。無疑,Pink Floyd是一隊影響Beyond很深的樂隊,〈大廈Building〉開首幾秒的結他聲效與Pink Floyd的〈Echoes〉同出一轍。〈腦部侵襲Brain Attack〉結尾的結他solo也如〈Shine on Your Crazy Diamond〉般浩瀚蒼涼。在作品中,我們也找到其他Progressive Rock元祖如King Crimson、Rush、Electric Light Orchestra等的影子。古典金屬對早期的Beyond也有一定影響,例如我們可在〈腦部侵襲Brain Attack〉找到一些很像重金屬始袓Black Sabbath的空靈不祥感,〈腦部侵襲Brain Attack〉有些旋律甚至與Black Sabbath名作〈Black Sabbath〉近似。



▲Pink Floyd的《Meddle》,內收錄〈Echoes〉一曲


  〈大廈Building〉及〈腦部侵襲Brain Attack〉也成了Beyond日後音樂的雛型,我們除了可在這兩曲中找到〈The Other Door〉和〈Dead Romance I〉的影子外,還可以在〈腦部侵襲Brain Attack〉聽到一些近似阿拉伯音樂的旋律和異色的音色——這些旋律和音色,就是日後《亞拉伯跳舞女郎》大碟的藍本。


  《香港Xiang Gang》還有一個與Beyond相關且值得留意的地方。在歌紙的錄音師名單中,出現了David Ling和Philip Kwok的名字。David Ling(David Ling Jr)是著名錄音師,他和Philip Kwok日後經常出現在Beyond專輯的工作人員名單內,例如:


- 《永遠等待》錄音:David Ling Jr/Gordon O’Yang/Philip Kwok

- 《Beyond IV》Engineer:David Ling Jr(S & R Studio)(及其他人)

- 《真的見証》混音:David Ling Jr/Philip Kwok/王紀華

- 《戰勝心魔》EP混音:David Ling Jr/Gordon O’Yang


完成自己


  唱片監製郭達年先生在唱片《香港Xiang Gang》的文案中如此說:


  有人歌唱,彈奏音樂,因為社會有這樣的一種商品需求,他們可以因而得到經濟收益。也有人歌唱,彈奏音樂,因為他們自己有一些話要說。有一些情感需要溝通,也許社會根本不一定有興趣聆聽他們的聲音,但如果他們勇於在陽光下高聲朗誦,也同樣沒有人可以奈何。最起碼,他們完成了自己,也為時代的面貌點下了印記。我要說,我們在最貧乏卑微的條件下艱辛的工作,我們沒有學院培育的音樂修養及技巧理論,但我們現在放到你面前的,卻是最真實的音樂,最嘹亮的聲音。


  Beyond在《香港Xiang Gang》大碟中,踏出了第一步,唱出了自己的聲音,完成了自己。


閱讀推薦 | 踏著Beyond的軌跡II——專輯篇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2日前

丁日昌與台灣

郭偉川

編輯手記發佈於3日前

南門太守:寫三國要像《三國志》那樣真實,像《三國演義》那樣好看

中華書局

書摘發佈於8日前

春夜喜雨,和詩聖把臂同遊錦官城

中華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