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推介

Beyond四十年:但願在歌聲可得一切

「但願在歌聲/可得一切」一句,源自Beyond地下時期的第一首中文歌曲〈永遠等待〉。

 

在做書時,小編曾多次想把這句歌詞作為宣傳文案,但作者卻覺得這句歌詞太過消極,因為這句歌詞的下一句是「但在現實/怎得一切?」。但小編卻覺得,「但願在歌聲/可得一切/但在現實/怎得一切?」由當時尚未成名Beyond唱出來,恰恰代表了他們最初的期盼與無奈。

 

說起Beyond,大家對他們有多少了解呢?

 

回溯港樂輝煌的年代,Beyond是繞不開的名字,於八九十年代成長起來的港樂迷們,或都與小編一樣,隨口就能哼出〈海闊天空〉、〈喜歡你〉、〈光輝歲月〉、〈冷雨夜〉、〈AMANI〉等幾首膾炙人口的歌曲。但這些最出名的幾首歌,是否真的就能代表Beyond?


《踏着Beyond的軌跡I──歌詞篇》藍紙


在細讀《踏着Beyond的軌跡I──歌詞篇》之後,各位讀者或許會對Beyond的音樂世界有更深的體會與理解。

 

在Beyond成立四十週年,家駒離世三十週年這個特別的年份裏,讓我們一起走進Beyond的音樂世界。


從〈再見理想〉到〈抗戰二十年〉

| Beyond的言志歌 |


言志歌是Beyond歌曲中最為重要,也最為出名的一部分,Beyond的志向理所當然就是關於音樂的追求。

 

1986年,仍處於地下時期的Beyond發表的〈再見理想〉被許多人奉為Beyond的校歌。歌曲訴說的是在Beyond之前一代的Band友由於生不逢時,不管如何努力都無人欣賞,最後只好無奈放棄組band或玩吉他這個理想的境況。而生於「樂隊復興」時期的Beyond,有了出人頭地的機會,但此時他們也站在了堅持地下搖滾還是走向商業化的十字路口上。這首〈再見理想〉除了是向前輩樂隊的致敬,亦是Beyond此時心境的自我寫照。黃家強對「再見理想」也有類似的雙重編碼:當我們說「再見理想」是一個終結時,「再見理想」代表「道別理想」,當我們希望「再次相見」時,「再見理想」便是一個開始。不管「再見」的含義是什麼,歌中最後一句的「一起高呼Rock n' Roll」想必代表着Beyond最真實的理想,代表了他們想把所有的情感、回憶、靈魂和情緒都奉獻到搖滾的信仰中的願望。

 

而要說Beyond最為出名的言志歌,自然非〈海闊天空〉莫屬。〈海闊天空〉發表於1993年,是為紀念Beyond成立十週年而作,內容記載了Beyond十年來的心路歷程,反應了他們不放棄理想,想往更廣闊的天地的信念。但是,〈海闊天空〉派台之後成績並不理想,當時商業電台主持陳海琪表示「聽眾一開始沒有什麼特別反應,只覺得〈海闊天空〉是一首普通的Beyond的歌」,而因為作品慢熱,電台播了一會便停了。至於後來為何這首歌會演變為神曲,源於一個悲傷的故事──家駒之離世。

圖 網絡


家駒身故後,〈海闊天空〉的意義由一首紀念樂隊十週年的作品昇華至紀念家駒一生和精神的作品,人們愛這首歌,不只在於欣賞歌曲編曲有多好、家駒唱得如何動聽,而在於對家駒音樂精神的敬重和認同,並把這認同投射到自身。

 

儘管家駒逝世,但他的信念傳遍了大江南北,鼓勵着無數的華人。

 

家駒逝世後的Beyond三子時期,仍有不少言志歌推出,值得一提的要數紀念Beyond成立二十週年的〈抗戰二十年〉。〈抗戰二十年〉的賣點是加入了已故成員家駒的參與:歌曲來自黃家駒生前錄製的一首demo,三子除了採用歌曲的旋律外,還把demo及家駒的聲音原汁原味地放入了歌曲內,給人此曲由四子一起參與之意。

 

〈抗戰二十年〉歌詞除了繼續堅持Beyond的信念:「WO/你我霎眼抗戰二十年/世界怎變/我答應你那一點/不會變」。也充滿了對家駒的懷念:「他雖走得早/他青春不老」。家駒離開了,但他就像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


從〈天真的創傷〉到〈喜歡你〉

| Beyond的言志情歌 |


〈天真的創傷〉發表於1988年,主旨是關於紀念一份逝去的感情。其實在〈天真的創傷〉之前,Beyond亦有發表過一些言情歌,但這些歌要麼太超現實(如〈亞拉伯跳舞女郎〉)、要麼太灰(如〈沙丘魔女〉),傳唱度並不高,而〈天真的創傷〉、〈喜歡你〉、〈冷雨夜〉這些純情的作品則較容易為大眾所接受。

 

〈天真的創傷〉是一首比較單純的情歌,歌曲一開始描繪了女主角的形象:先是笑容,然後是雙眼「懷念妳的淺笑/流露世間的溫馨/明亮似水雙眼/無奈帶憂鬱孤單」。這樣的描述與Beyond的經典情歌〈喜歡你〉副歌中對女友的描述極相似「喜歡你/那雙眼動人/笑聲更迷人」,因此有人說〈天真的創傷〉是〈喜歡你〉的前傳。


《踏着Beyond的軌跡I──歌詞篇》藍紙


但同樣在1988年推出的〈喜歡你〉又被賦予了不一樣的味道,〈喜歡你〉是Beyond招牌式「言志情歌」的始祖。所謂「Beyond式言志情歌」,就是在情歌的主題框架下加入追尋理想的描述,追尋理想是曲中主角的志向,而這志向又往往與歌曲所描述的愛情產生矛盾。「言志情歌」以黃家駒和黃貫中主唱的居多,從〈秘密警察〉開始到〈命運派對〉為止,除少數例外,家駒所唱的情歌差不多全是這類「言志情歌」。「言志情歌」是Beyond情歌的其中一個標誌性風格,與同期其他歌手的情歌不盡相同。而〈喜歡你〉可說是「言志情歌」的代表:

 

(志)滿帶理想的我曾經多衝動

(情)理怨與她相愛難有自由

(志)已往為了自我掙扎

(情)從不知/她的痛苦

 

注:「理怨」一詞為原歌詞表中所記載,相信是無心錯失。2000年一次音樂會中,阿Paul曾將此句唱成「抱怨與她相愛難有自由」;而在2002年,家強唱的時候,歌詞字幕曾變成了「你怨與她相愛難有自由」。

 

〈喜歡你〉大概是最多女生翻唱的Beyond作品,不少人甚至把〈喜歡你〉改成不同版本,用不同語言翻唱。在網上搜一搜,除了國語,還能找到民間製作的英語、日語、朝鮮語等等的版本。我們常說Beyond在華人社會有很大影響力,但原來把不同民族文化連結起來的,不是〈海闊天空〉或〈光輝歲月〉,而是〈喜歡你〉。


從〈大地〉到〈長城〉

| Beyond歌曲中的家國情懷 |


朱耀偉教授曾說,〈大地〉所寫的題材不但在(當時)香港流行樂壇較為少見,作品亦為Beyond打開了一條新的創作路線。

 

〈大地〉的歌詞為劉卓輝所作,上世紀八十年代,劉卓輝陪同一位與大陸分離了四十年的老先生返回家鄉,這件事令劉卓輝有所感觸,所以寫成〈大地〉一詞。歌詞有着史詩般的大氣,「回望昨日在異鄉那門前/唏噓的感慨一年年/但日落日出永沒變遷/這刻在望著父親笑容時/竟不知不覺的無言/讓日落暮色滲滿淚眼」幾句歌詞,把人世間的變化,歲月的變遷刻畫得淋漓盡致。陳健添認為歌詞「活生生地刻畫出個人對大地分隔的無奈,同時亦充分流露出家駒作品內的傷感味道」。〈大地〉是Beyond和劉卓輝這個組合的第一首史詩,是日後史詩式中國風巨構如〈長城〉、〈農民〉等作品的始祖。

 

在〈長城〉中,Beyond和劉卓輝展示的又是另一種愛國情懷。與其他歌頌長城的作品如徐小鳳的〈長城〉和羅文的〈長城謠〉相比,Beyond和劉卓輝的長城是破落且引人沉思的。「遙遠的東方/遼闊的邊疆/還有遠古的破墻/前世的滄桑/後世的風光/萬里千山牢牢接壤」短短幾句開頭,詞人把時間的連貫帶到空間的連貫。若把這段反過來理解,牢牢接壤的不只是地理上的長城,還有時間上貫穿前世滄桑和後世風光的因果鏈。

 

為何會這樣書寫長城?家駒曾這樣詳述〈長城〉的創作背景:

 

……在寫〈大地〉、〈歲月無聲〉之後,我們多了一首叫〈長城〉的歌……因為我們中國人/一個五千年的國家都很留戀一些好偉大的建築物,我們經常因為我們現在的落後、不進步,被人恥笑的時候,我們都會說:我們有長城,你們有嗎?我們有什麼什麼,你們有嗎?全部都是一些以前剩下來已過去的偉大建築物,我絕對不希望我們中國人永遠停留在懷緬過去輝煌裏面,這些輝煌史已成過去,我們要建立我們(中國人)明日的輝煌史,我們為將來做得更好……

 

Beyond的作品還有很多很多,上述所說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Beyond的音樂影響了幾代人,也深深影響着華人社會,其作品有着劃時代、跨地域、跨民族的影響力,值得深入研究和討論。在這個特別的年份,不如一起踏着Beyond的軌跡,重溫Beyond的歌。


《踏着Beyond的軌跡I──歌詞篇》藍紙


最後,僅以《踏著Beyond的軌跡I──歌詞篇》致敬Beyond,懷念永遠的家駒。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3日前

丁日昌與台灣

郭偉川

編輯手記發佈於3日前

南門太守:寫三國要像《三國志》那樣真實,像《三國演義》那樣好看

中華書局

書摘發佈於9日前

春夜喜雨,和詩聖把臂同遊錦官城

中華教育

讀者推介

Beyond四十年:但願在歌聲可得一切

「但願在歌聲/可得一切」一句,源自Beyond地下時期的第一首中文歌曲〈永遠等待〉。

 

在做書時,小編曾多次想把這句歌詞作為宣傳文案,但作者卻覺得這句歌詞太過消極,因為這句歌詞的下一句是「但在現實/怎得一切?」。但小編卻覺得,「但願在歌聲/可得一切/但在現實/怎得一切?」由當時尚未成名Beyond唱出來,恰恰代表了他們最初的期盼與無奈。

 

說起Beyond,大家對他們有多少了解呢?

 

回溯港樂輝煌的年代,Beyond是繞不開的名字,於八九十年代成長起來的港樂迷們,或都與小編一樣,隨口就能哼出〈海闊天空〉、〈喜歡你〉、〈光輝歲月〉、〈冷雨夜〉、〈AMANI〉等幾首膾炙人口的歌曲。但這些最出名的幾首歌,是否真的就能代表Beyond?


《踏着Beyond的軌跡I──歌詞篇》藍紙


在細讀《踏着Beyond的軌跡I──歌詞篇》之後,各位讀者或許會對Beyond的音樂世界有更深的體會與理解。

 

在Beyond成立四十週年,家駒離世三十週年這個特別的年份裏,讓我們一起走進Beyond的音樂世界。


從〈再見理想〉到〈抗戰二十年〉

| Beyond的言志歌 |


言志歌是Beyond歌曲中最為重要,也最為出名的一部分,Beyond的志向理所當然就是關於音樂的追求。

 

1986年,仍處於地下時期的Beyond發表的〈再見理想〉被許多人奉為Beyond的校歌。歌曲訴說的是在Beyond之前一代的Band友由於生不逢時,不管如何努力都無人欣賞,最後只好無奈放棄組band或玩吉他這個理想的境況。而生於「樂隊復興」時期的Beyond,有了出人頭地的機會,但此時他們也站在了堅持地下搖滾還是走向商業化的十字路口上。這首〈再見理想〉除了是向前輩樂隊的致敬,亦是Beyond此時心境的自我寫照。黃家強對「再見理想」也有類似的雙重編碼:當我們說「再見理想」是一個終結時,「再見理想」代表「道別理想」,當我們希望「再次相見」時,「再見理想」便是一個開始。不管「再見」的含義是什麼,歌中最後一句的「一起高呼Rock n' Roll」想必代表着Beyond最真實的理想,代表了他們想把所有的情感、回憶、靈魂和情緒都奉獻到搖滾的信仰中的願望。

 

而要說Beyond最為出名的言志歌,自然非〈海闊天空〉莫屬。〈海闊天空〉發表於1993年,是為紀念Beyond成立十週年而作,內容記載了Beyond十年來的心路歷程,反應了他們不放棄理想,想往更廣闊的天地的信念。但是,〈海闊天空〉派台之後成績並不理想,當時商業電台主持陳海琪表示「聽眾一開始沒有什麼特別反應,只覺得〈海闊天空〉是一首普通的Beyond的歌」,而因為作品慢熱,電台播了一會便停了。至於後來為何這首歌會演變為神曲,源於一個悲傷的故事──家駒之離世。

圖 網絡


家駒身故後,〈海闊天空〉的意義由一首紀念樂隊十週年的作品昇華至紀念家駒一生和精神的作品,人們愛這首歌,不只在於欣賞歌曲編曲有多好、家駒唱得如何動聽,而在於對家駒音樂精神的敬重和認同,並把這認同投射到自身。

 

儘管家駒逝世,但他的信念傳遍了大江南北,鼓勵着無數的華人。

 

家駒逝世後的Beyond三子時期,仍有不少言志歌推出,值得一提的要數紀念Beyond成立二十週年的〈抗戰二十年〉。〈抗戰二十年〉的賣點是加入了已故成員家駒的參與:歌曲來自黃家駒生前錄製的一首demo,三子除了採用歌曲的旋律外,還把demo及家駒的聲音原汁原味地放入了歌曲內,給人此曲由四子一起參與之意。

 

〈抗戰二十年〉歌詞除了繼續堅持Beyond的信念:「WO/你我霎眼抗戰二十年/世界怎變/我答應你那一點/不會變」。也充滿了對家駒的懷念:「他雖走得早/他青春不老」。家駒離開了,但他就像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


從〈天真的創傷〉到〈喜歡你〉

| Beyond的言志情歌 |


〈天真的創傷〉發表於1988年,主旨是關於紀念一份逝去的感情。其實在〈天真的創傷〉之前,Beyond亦有發表過一些言情歌,但這些歌要麼太超現實(如〈亞拉伯跳舞女郎〉)、要麼太灰(如〈沙丘魔女〉),傳唱度並不高,而〈天真的創傷〉、〈喜歡你〉、〈冷雨夜〉這些純情的作品則較容易為大眾所接受。

 

〈天真的創傷〉是一首比較單純的情歌,歌曲一開始描繪了女主角的形象:先是笑容,然後是雙眼「懷念妳的淺笑/流露世間的溫馨/明亮似水雙眼/無奈帶憂鬱孤單」。這樣的描述與Beyond的經典情歌〈喜歡你〉副歌中對女友的描述極相似「喜歡你/那雙眼動人/笑聲更迷人」,因此有人說〈天真的創傷〉是〈喜歡你〉的前傳。


《踏着Beyond的軌跡I──歌詞篇》藍紙


但同樣在1988年推出的〈喜歡你〉又被賦予了不一樣的味道,〈喜歡你〉是Beyond招牌式「言志情歌」的始祖。所謂「Beyond式言志情歌」,就是在情歌的主題框架下加入追尋理想的描述,追尋理想是曲中主角的志向,而這志向又往往與歌曲所描述的愛情產生矛盾。「言志情歌」以黃家駒和黃貫中主唱的居多,從〈秘密警察〉開始到〈命運派對〉為止,除少數例外,家駒所唱的情歌差不多全是這類「言志情歌」。「言志情歌」是Beyond情歌的其中一個標誌性風格,與同期其他歌手的情歌不盡相同。而〈喜歡你〉可說是「言志情歌」的代表:

 

(志)滿帶理想的我曾經多衝動

(情)理怨與她相愛難有自由

(志)已往為了自我掙扎

(情)從不知/她的痛苦

 

注:「理怨」一詞為原歌詞表中所記載,相信是無心錯失。2000年一次音樂會中,阿Paul曾將此句唱成「抱怨與她相愛難有自由」;而在2002年,家強唱的時候,歌詞字幕曾變成了「你怨與她相愛難有自由」。

 

〈喜歡你〉大概是最多女生翻唱的Beyond作品,不少人甚至把〈喜歡你〉改成不同版本,用不同語言翻唱。在網上搜一搜,除了國語,還能找到民間製作的英語、日語、朝鮮語等等的版本。我們常說Beyond在華人社會有很大影響力,但原來把不同民族文化連結起來的,不是〈海闊天空〉或〈光輝歲月〉,而是〈喜歡你〉。


從〈大地〉到〈長城〉

| Beyond歌曲中的家國情懷 |


朱耀偉教授曾說,〈大地〉所寫的題材不但在(當時)香港流行樂壇較為少見,作品亦為Beyond打開了一條新的創作路線。

 

〈大地〉的歌詞為劉卓輝所作,上世紀八十年代,劉卓輝陪同一位與大陸分離了四十年的老先生返回家鄉,這件事令劉卓輝有所感觸,所以寫成〈大地〉一詞。歌詞有着史詩般的大氣,「回望昨日在異鄉那門前/唏噓的感慨一年年/但日落日出永沒變遷/這刻在望著父親笑容時/竟不知不覺的無言/讓日落暮色滲滿淚眼」幾句歌詞,把人世間的變化,歲月的變遷刻畫得淋漓盡致。陳健添認為歌詞「活生生地刻畫出個人對大地分隔的無奈,同時亦充分流露出家駒作品內的傷感味道」。〈大地〉是Beyond和劉卓輝這個組合的第一首史詩,是日後史詩式中國風巨構如〈長城〉、〈農民〉等作品的始祖。

 

在〈長城〉中,Beyond和劉卓輝展示的又是另一種愛國情懷。與其他歌頌長城的作品如徐小鳳的〈長城〉和羅文的〈長城謠〉相比,Beyond和劉卓輝的長城是破落且引人沉思的。「遙遠的東方/遼闊的邊疆/還有遠古的破墻/前世的滄桑/後世的風光/萬里千山牢牢接壤」短短幾句開頭,詞人把時間的連貫帶到空間的連貫。若把這段反過來理解,牢牢接壤的不只是地理上的長城,還有時間上貫穿前世滄桑和後世風光的因果鏈。

 

為何會這樣書寫長城?家駒曾這樣詳述〈長城〉的創作背景:

 

……在寫〈大地〉、〈歲月無聲〉之後,我們多了一首叫〈長城〉的歌……因為我們中國人/一個五千年的國家都很留戀一些好偉大的建築物,我們經常因為我們現在的落後、不進步,被人恥笑的時候,我們都會說:我們有長城,你們有嗎?我們有什麼什麼,你們有嗎?全部都是一些以前剩下來已過去的偉大建築物,我絕對不希望我們中國人永遠停留在懷緬過去輝煌裏面,這些輝煌史已成過去,我們要建立我們(中國人)明日的輝煌史,我們為將來做得更好……

 

Beyond的作品還有很多很多,上述所說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Beyond的音樂影響了幾代人,也深深影響着華人社會,其作品有着劃時代、跨地域、跨民族的影響力,值得深入研究和討論。在這個特別的年份,不如一起踏着Beyond的軌跡,重溫Beyond的歌。


《踏着Beyond的軌跡I──歌詞篇》藍紙


最後,僅以《踏著Beyond的軌跡I──歌詞篇》致敬Beyond,懷念永遠的家駒。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3日前

丁日昌與台灣

郭偉川

編輯手記發佈於3日前

南門太守:寫三國要像《三國志》那樣真實,像《三國演義》那樣好看

中華書局

書摘發佈於9日前

春夜喜雨,和詩聖把臂同遊錦官城

中華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