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推介

胡適:哲學離了人生,是想入非非的哲學

前次承貴會邀我演講關於佛學的問題,我因為對於佛學沒有充分的研究,拿淺薄的學識來演講這一類的問題,未免不配;所以現在講「哲學與人生」,希望對於佛學也許可以貢獻點參考。不過我所講的有許多地方和佛家意見不合,佛學會的諸君態度很公開,大約能夠容納我的意見的!講到「哲學與人生」,我們必先研究它的定義:什麼叫哲學?什麼叫人生?然後才知道它們的關係。


我們先說人生。這六月來,國內思想界,不是有玄學與科學的筆戰麼?國內思想界的老將吳稚暉先生,就在《太平洋》雜誌上發表一篇《一個新信仰的宇宙觀及人生觀》。其中下了一個人生的定義,他說:「人是哺乳動物中的有二手二足用腦的動物。」人生即是這種動物所演的戲劇,這種動物在演時,就有人生;停演時就沒人生。所謂人生觀,就是演時對於所演之態度,譬如:有的喜唱花面,有的喜唱老生,有的喜唱小生,有的喜搖旗呐喊;凡此種種兩腳兩手在演戲的態度,就是人生觀。


——不過,單是登台演劇,紅進綠出,有何意義?想到這層,就發生哲學問題。哲學的定義,我們常在各種哲學書籍上見到,但是我們尚有再找一個定義的必要。我在《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卷)所下的定義為:「哲學是研究人生切要的問題,從根本上着想,去找根本的解決。」但是根本兩字意義欠明,現在略加修改,重新下了一個定義為:「哲學是研究人生切要的問題,從意義上着想,去找一個比較可普遍適用的意義。」


要曉得哲學的起點是由於人生切要的問題,哲學的結果,是對於人生的適用。人生離了哲學,是無意義的人生;哲學離了人生,是想入非非的哲學。現在哲學家多憑空臆說,離得人生問題太遠,真是上窮碧落,愈鬧愈糟!


兩千五百年前在喜馬拉雅山南部有一個小國——迦葉,街上倒臥着一個因病生命垂危的老丐,當時有一個王子經過,別人看到,都是將這老丐趕開,或是毫不經意地走過去了;但是那王子是賦有哲學的天才的人,他就想人為什麼逃不出老、病、死三個大關頭,因此他就棄了他的儲位、妻孥、便嬖、廷室、財貨,遁跡入山,去靜想人生的意義。後來忽然在樹下想到一個解決方法:就是將人生一切問題拿主觀去看,假定一切都是空的,那麼,老、病、死就不成問題了。這種哲學合理與否,姑不具論,但是那位王子確是研究了人生切要的問題,從意義上着想去找他以為比較普遍適用的意義。


我們再舉一個例子,譬如我們睡到夜半醒來,聽見賊來偷東西,便就將其捉住,送縣究辦。假如我們沒有哲性,就這麼了事,再想不到「人為什麼要做賊」等等的問題;或者那賊竟苦苦哀求起來,說他所以做賊的緣故,因為母老、妻病、子女待哺、無處謀生,迫於不得已而為之,假如沒哲性的人,對於這種籲求,也不見有甚良心上的反應。至於富於哲性的人就要問了,為什麼不得已而為之?天下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有多少?為什麼社會沒給他工作?為什麼其子女這樣多?這種偷竊的行為,是由於社會的驅策,還是由於個人的墮落?為什麼不給窮人偷?為什麼他沒有我有?他沒有我有是否應該?拿這種問題,逐一推思下去,就成為哲學。


由此看來,哲學是由小事放大,從意義着想而得來的,並非空說高談能夠了解的。推論到宗教哲學、政治哲學、社會哲學等,也無非多從活的人生問題推衍闡明出來的。


我們既曉得什麼叫人生,什麼叫哲學,而且略會看到兩者的關係,現在再去看意義在人生上佔的什麼地位?現在一般的人飽食終日,無所用心,思想差不多是社會的奢侈品。他們看人生種種事實,和鄉下人到城裏看見五光十色的電燈一樣,只看到事實的表面,而不了解事實的意義。因為不能了解意義的緣故,所以連事實也不能了解了。這樣說來,人生對於意義極有需要,不知道意義,人生是不能了解的。宋朝朱子這班人,終日對物格物,終於找不到着落,就是不從意義上着想的緣故。又如平常人看見病人種種病象,他單看見那些事實而不知道那些事實的意義,所以莫明其妙。至於這些病象一到醫生眼裏,就能對症下藥;因為醫生不單看病象,還要曉得病象的意義的緣故。因此,了解人生不單靠事實,還要知道意義!


那麼,意義又從何來呢?有人說:意義有兩種來源:一種是從積累得來,是愚人取得意義的方法;一種是由直覺得來,是大智取得意義的方法。積累的方法,是走笨路;用直覺的方法是走捷徑。據我看來,欲求意義唯一的方法,只有走笨路,就是日積月累地去做刻苦的工夫,直覺不過是熟能生巧的結果,所以直覺是積累最後的境界,而不是豁然貫通的。大發明家愛迪生有一次演說,他說,天才百分之九十九是汗,百分之一是神,可見得天才是下了番苦功才能得來,不出汗決不會出神的。所以有人應付環境覺得難,有人覺得易,就是日積月累的意義多寡而已。哲學家與常人無異,只是對於人生所得的意義多點罷了。


欲得人生的意義,自然要研究哲學史,去參考已往的死的哲理。不過還有較此更重要的,是注意現在的活的人生問題,這就是做人應有的態度。現在我舉兩個可模範的大哲學家來做我的結論,這兩大哲學家一個是古代的蘇格拉底,一個是現代的笛卡爾。


蘇格拉底是希臘的窮人,他覺得人生醉生夢死,毫無意義,因此到公共市場,見人就盤問,想藉此解除人生的困惑。有一次,他碰到一個人去打官司,他便問道,為什麼要打官司?那人答道,為公理。他復問道,什麼叫公理?那人便瞠目結舌不能作答。後來又有一個人告蘇格拉底的父親不信國教,蘇格拉底就去盤問,那人又被問住了。因此,希臘人多恨他,告他兩大罪,說他不信國教,帶壞少年,政府於是判他死刑。他走出來的時候,對告他的人說,「未經考察過的生活,是不值得活的。你們走你們的路,我走我的路吧!」最後他從容就刑,為找尋人生的意義而犧牲自己的生命!


笛卡爾經過多年旅行,覺悟到在一國以為神聖的事,在他國卻視為下賤;在一國以為大逆不道的事,在別國卻奉為天經地義;因此他認為貴賤善惡是因時因地而不同的。他以為從前積下來的許多觀念知識是不可靠的,因為它們多是趁人們思想幼稚的時候侵入而來。如若欲過理性生活,必得將從前積得的知識,一件一件用懷疑的態度去評估它們的價值,重新建設一個理性的是非。這懷疑的態度,就是他對於人生與哲學的貢獻。


現在諸君研究佛學,也應當用懷疑的態度去找出它的意義,是否真正普遍適用?諸君不要怕,真有價值的東西,決不為懷疑所毀;而能被懷疑所毀的東西,決不會真有價值。我希望諸君實行笛卡爾的懷疑態度,牢記蘇格拉底所說的「未經考察過的生活,是不值得活的」這句話。那麼,諸君對於明闡哲學,了解人生,不覺其難了。


本文是1923年胡適在佛學研究會的演講,原題為《哲學與人生》。文中他對釋迦牟尼、蘇格拉底、笛卡爾等東西方賢哲的描述和點評可謂妙趣橫生、別具一格,他的中國哲學研究更是開一代風氣之作。如欲對中國哲學史有系統之了解,請閱開明書店出版《中國哲學常識》(典藏本)。


- 閲讀推薦 -


中國哲學常識(典藏本)

作者:胡適

ISBN:9789624592573

出版社:開明書店


本書是解讀中國哲學家們思想精髓的中國哲學入門書,涵蓋了從古代到近現代時期的百家哲學思想,以聖哲為主線,在立足各哲學家經典著作的基礎上,總結概括了其哲學思想的精髓。胡適最先採用西方哲學的體系和方法研究中國哲學史,著中國哲學研究的開山之作,獲梁啟超、蔡元培、馮友蘭、顧頡剛、李敖等推崇備至。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2日前

書展預告|《職場圍爐——辦公室情緒詞典》——與情緒共存 提升職場抗壓力

非凡出版

書摘發佈於12日前

書展預告|《東周列國志》為什麼是一部可「作正史看」的歷史小說?

中華書局

校長論壇發佈於18日前

校長論壇|國家安全教育系列四︰香港「七 ‧ 一」回歸與愛國主義教育講座

中華書局

讀者推介

胡適:哲學離了人生,是想入非非的哲學

前次承貴會邀我演講關於佛學的問題,我因為對於佛學沒有充分的研究,拿淺薄的學識來演講這一類的問題,未免不配;所以現在講「哲學與人生」,希望對於佛學也許可以貢獻點參考。不過我所講的有許多地方和佛家意見不合,佛學會的諸君態度很公開,大約能夠容納我的意見的!講到「哲學與人生」,我們必先研究它的定義:什麼叫哲學?什麼叫人生?然後才知道它們的關係。


我們先說人生。這六月來,國內思想界,不是有玄學與科學的筆戰麼?國內思想界的老將吳稚暉先生,就在《太平洋》雜誌上發表一篇《一個新信仰的宇宙觀及人生觀》。其中下了一個人生的定義,他說:「人是哺乳動物中的有二手二足用腦的動物。」人生即是這種動物所演的戲劇,這種動物在演時,就有人生;停演時就沒人生。所謂人生觀,就是演時對於所演之態度,譬如:有的喜唱花面,有的喜唱老生,有的喜唱小生,有的喜搖旗呐喊;凡此種種兩腳兩手在演戲的態度,就是人生觀。


——不過,單是登台演劇,紅進綠出,有何意義?想到這層,就發生哲學問題。哲學的定義,我們常在各種哲學書籍上見到,但是我們尚有再找一個定義的必要。我在《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卷)所下的定義為:「哲學是研究人生切要的問題,從根本上着想,去找根本的解決。」但是根本兩字意義欠明,現在略加修改,重新下了一個定義為:「哲學是研究人生切要的問題,從意義上着想,去找一個比較可普遍適用的意義。」


要曉得哲學的起點是由於人生切要的問題,哲學的結果,是對於人生的適用。人生離了哲學,是無意義的人生;哲學離了人生,是想入非非的哲學。現在哲學家多憑空臆說,離得人生問題太遠,真是上窮碧落,愈鬧愈糟!


兩千五百年前在喜馬拉雅山南部有一個小國——迦葉,街上倒臥着一個因病生命垂危的老丐,當時有一個王子經過,別人看到,都是將這老丐趕開,或是毫不經意地走過去了;但是那王子是賦有哲學的天才的人,他就想人為什麼逃不出老、病、死三個大關頭,因此他就棄了他的儲位、妻孥、便嬖、廷室、財貨,遁跡入山,去靜想人生的意義。後來忽然在樹下想到一個解決方法:就是將人生一切問題拿主觀去看,假定一切都是空的,那麼,老、病、死就不成問題了。這種哲學合理與否,姑不具論,但是那位王子確是研究了人生切要的問題,從意義上着想去找他以為比較普遍適用的意義。


我們再舉一個例子,譬如我們睡到夜半醒來,聽見賊來偷東西,便就將其捉住,送縣究辦。假如我們沒有哲性,就這麼了事,再想不到「人為什麼要做賊」等等的問題;或者那賊竟苦苦哀求起來,說他所以做賊的緣故,因為母老、妻病、子女待哺、無處謀生,迫於不得已而為之,假如沒哲性的人,對於這種籲求,也不見有甚良心上的反應。至於富於哲性的人就要問了,為什麼不得已而為之?天下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有多少?為什麼社會沒給他工作?為什麼其子女這樣多?這種偷竊的行為,是由於社會的驅策,還是由於個人的墮落?為什麼不給窮人偷?為什麼他沒有我有?他沒有我有是否應該?拿這種問題,逐一推思下去,就成為哲學。


由此看來,哲學是由小事放大,從意義着想而得來的,並非空說高談能夠了解的。推論到宗教哲學、政治哲學、社會哲學等,也無非多從活的人生問題推衍闡明出來的。


我們既曉得什麼叫人生,什麼叫哲學,而且略會看到兩者的關係,現在再去看意義在人生上佔的什麼地位?現在一般的人飽食終日,無所用心,思想差不多是社會的奢侈品。他們看人生種種事實,和鄉下人到城裏看見五光十色的電燈一樣,只看到事實的表面,而不了解事實的意義。因為不能了解意義的緣故,所以連事實也不能了解了。這樣說來,人生對於意義極有需要,不知道意義,人生是不能了解的。宋朝朱子這班人,終日對物格物,終於找不到着落,就是不從意義上着想的緣故。又如平常人看見病人種種病象,他單看見那些事實而不知道那些事實的意義,所以莫明其妙。至於這些病象一到醫生眼裏,就能對症下藥;因為醫生不單看病象,還要曉得病象的意義的緣故。因此,了解人生不單靠事實,還要知道意義!


那麼,意義又從何來呢?有人說:意義有兩種來源:一種是從積累得來,是愚人取得意義的方法;一種是由直覺得來,是大智取得意義的方法。積累的方法,是走笨路;用直覺的方法是走捷徑。據我看來,欲求意義唯一的方法,只有走笨路,就是日積月累地去做刻苦的工夫,直覺不過是熟能生巧的結果,所以直覺是積累最後的境界,而不是豁然貫通的。大發明家愛迪生有一次演說,他說,天才百分之九十九是汗,百分之一是神,可見得天才是下了番苦功才能得來,不出汗決不會出神的。所以有人應付環境覺得難,有人覺得易,就是日積月累的意義多寡而已。哲學家與常人無異,只是對於人生所得的意義多點罷了。


欲得人生的意義,自然要研究哲學史,去參考已往的死的哲理。不過還有較此更重要的,是注意現在的活的人生問題,這就是做人應有的態度。現在我舉兩個可模範的大哲學家來做我的結論,這兩大哲學家一個是古代的蘇格拉底,一個是現代的笛卡爾。


蘇格拉底是希臘的窮人,他覺得人生醉生夢死,毫無意義,因此到公共市場,見人就盤問,想藉此解除人生的困惑。有一次,他碰到一個人去打官司,他便問道,為什麼要打官司?那人答道,為公理。他復問道,什麼叫公理?那人便瞠目結舌不能作答。後來又有一個人告蘇格拉底的父親不信國教,蘇格拉底就去盤問,那人又被問住了。因此,希臘人多恨他,告他兩大罪,說他不信國教,帶壞少年,政府於是判他死刑。他走出來的時候,對告他的人說,「未經考察過的生活,是不值得活的。你們走你們的路,我走我的路吧!」最後他從容就刑,為找尋人生的意義而犧牲自己的生命!


笛卡爾經過多年旅行,覺悟到在一國以為神聖的事,在他國卻視為下賤;在一國以為大逆不道的事,在別國卻奉為天經地義;因此他認為貴賤善惡是因時因地而不同的。他以為從前積下來的許多觀念知識是不可靠的,因為它們多是趁人們思想幼稚的時候侵入而來。如若欲過理性生活,必得將從前積得的知識,一件一件用懷疑的態度去評估它們的價值,重新建設一個理性的是非。這懷疑的態度,就是他對於人生與哲學的貢獻。


現在諸君研究佛學,也應當用懷疑的態度去找出它的意義,是否真正普遍適用?諸君不要怕,真有價值的東西,決不為懷疑所毀;而能被懷疑所毀的東西,決不會真有價值。我希望諸君實行笛卡爾的懷疑態度,牢記蘇格拉底所說的「未經考察過的生活,是不值得活的」這句話。那麼,諸君對於明闡哲學,了解人生,不覺其難了。


本文是1923年胡適在佛學研究會的演講,原題為《哲學與人生》。文中他對釋迦牟尼、蘇格拉底、笛卡爾等東西方賢哲的描述和點評可謂妙趣橫生、別具一格,他的中國哲學研究更是開一代風氣之作。如欲對中國哲學史有系統之了解,請閱開明書店出版《中國哲學常識》(典藏本)。


- 閲讀推薦 -


中國哲學常識(典藏本)

作者:胡適

ISBN:9789624592573

出版社:開明書店


本書是解讀中國哲學家們思想精髓的中國哲學入門書,涵蓋了從古代到近現代時期的百家哲學思想,以聖哲為主線,在立足各哲學家經典著作的基礎上,總結概括了其哲學思想的精髓。胡適最先採用西方哲學的體系和方法研究中國哲學史,著中國哲學研究的開山之作,獲梁啟超、蔡元培、馮友蘭、顧頡剛、李敖等推崇備至。


相關閱讀
更多

書摘發佈於2日前

書展預告|《職場圍爐——辦公室情緒詞典》——與情緒共存 提升職場抗壓力

非凡出版

書摘發佈於12日前

書展預告|《東周列國志》為什麼是一部可「作正史看」的歷史小說?

中華書局

校長論壇發佈於18日前

校長論壇|國家安全教育系列四︰香港「七 ‧ 一」回歸與愛國主義教育講座

中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