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黃奕住親友與「西南抗戰」

今年五月四日是五四運動103周年紀念,《黃奕住大傳》中曾提到:1919年上半年,陳嘉庚、黃奕住幾乎同時從新加坡和印尼攜巨資回國,開啟了華僑回國教育興國、實業興國的不朽事業,這似乎是一個巧合,卻標誌著中華民族復興的新時代正在開始。而今年的五月四日也是中國抗日遠征軍出征80周年紀念日,我們不由得深深懷念起在西南邊陲抗日大本營中活躍在軍事醫療戰場上的林可勝、周壽愷二位醫學博士(編按:林可勝是當時駐中緬美軍總司令史迪威將軍唯一的軍事醫學顧問)。茲摘錄《黃奕住大傳》中有關內容以饗海內外讀者: 


黃奕住的女婿周壽愷(1906—1970),是中國著名醫學教育家、內科學、內分泌學專家,國家一級教授。1906年11月10日,他出生於原泉州市同安縣廈門島上的周寶巷,周壽愷於20歲那一年由福州協和大學考入北平燕京大學醫學部預科,1929年以優異成績畢業,獲學士學位;1929—1933年考入北京協和醫學院,1933年於該校畢業,獲醫學博士學位;1933—1937年在北京協和任住院醫生、主治醫生及助教。1935年與黃萱在上海完婚,老丈人黃奕住的意思是周壽愷留下來任中南銀行副總經理,一家人過好日子。周壽愷婉拒了,他選擇繼續北上當醫學教授,抗戰爆發後,他堅辭學校的挽留,南下加入愛國華僑林可勝領導下的中國紅十字會救護總隊,任內科指導員,擔任「紅救」醫護人員的培訓總教官。


林可勝祖籍福建龍海,1897年10月生於新加坡,是曾任廈門大學16年校長林文慶的長子,也曾是北京協和醫學院第一個華人教授,他曾是1935年度諾貝爾醫學生化學獎候選人的第一位中國人。他籌組創辦的中國紅十字救護總隊,救死扶傷、助危濟困、博愛恤兵,成為抗戰時期全中國最大的戰時醫療救護中心。林可勝是愛國的人道主義者,他領導的救護總隊足跡遍及中國所有抗戰主戰場及敵後戰場,「紅救」孤軍奮戰,挽救了數以十萬計的傷病及染瘟疫的士兵和平民,彪炳史冊,功在千秋。他對所有抗戰軍隊一視同仁,1937年底,他派出三支醫療隊奔赴陝北和山西,協助八路軍,也派出兩支醫療隊到新四軍,並送去藥品和醫療器械,他親自參與戰場醫療救護工作。戰時美國《時代》同刊有一篇文章這樣寫道:「在東方古老的中國對抗日本帝國的血腥戰爭中,有許多的醫生和護士走向戰場,在戰壕裡為受傷官兵裹傷。請先記住兩個偉大的名字,中國的林可勝先生和加拿大人諾爾曼.白求恩先生。」,戰後中美電影界合拍一部歷史紀錄片《苦幹》獲得好萊塢國際紀錄片獎,其中一段故事是介紹林可勝事蹟的。


1937年「七七事變」後,周壽愷與全國軍民共赴國難,從此年至1945年抗戰勝利,出任戰時衛生人員訓練所內科主任,後方醫院及上海國防醫學院教授、內科主任兼教育長,輾轉於上海、南京、武漢、長沙、貴陽等地,為戰時的醫療方面的「聖手」醫生。夫人黃萱在戰亂中攜長女、幼子往貴陽圖雲關團聚,一路顛沛流離,無怨、無悔,長年住於山區鄉野的茅草房中,艱苦卓絕。在貴陽圖雲關戰地,周壽愷與鍾南山的父親鍾世藩相遇,這兩位從廈門走出去的醫學家成了莫逆之交,兩家建立了十分親密的關係。1945年抗戰勝利後,周獲國民政府頒授少將軍醫銜。2015年,在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中國共產黨及國民黨先後舉行了紀念抗戰勝利慶典,周壽愷獲追頒抗戰勝利紀念章,以表彰他在抗戰軍事醫療上的功勛。

 

圖: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追頒周壽愷紀念章,周壽愷孫子周全提供


相關閱讀
更多

讀者推介

《史思之間》:知我者謂我心憂

中華書局

書摘

爸爸,你小時候是這樣的嗎?

非凡出版

書摘

百年「薄鳧林牧場」

中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