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震
封面文案 「驟雨過,珍珠亂撒,打遍新荷。」 「雖無刎頸交,卻有忘機友。」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新啼痕壓舊啼痕,斷腸人憶斷腸人。」 封底文案 唐詩、宋詞之後,中國文學迎來了又一座高峰——元曲。正如元代人羅宗信《中原音韻序》所言:「世之共稱唐詩、宋詞、大元樂府,誠哉!」但元曲一直尚無影響較廣的選本,直到曲學大家吳梅先生高足任中敏先生於一九二六年編成《元曲三百首》,其後同門盧前先生略加刪補,於一九四五年初在中華書局出版,仍名為《元曲三百首》。此後,這一本子成為影響最大的元曲選本。自問世以來,以此本為據進行譯注、賞析的《元曲三百首》層出不窮,逐漸取得與《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並駕齊驅的地位。 —— 向鐵生 康震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蘅塘退士(孫洙)編選的《唐詩三百首》,篇幅適中,所收作者兼顧眾家,同時涵蓋各種不同的詩歌題材,膾炙人口之作略無遺漏,既收「一臠全鼎」之效,亦可達普及之目的,編定之初便已「風行海內,幾至家置一編」,歷經二百餘年,尚能光景常新,繼續發揮中國古代詩歌啟蒙與傳統文化傳承的作用。 ——康震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莫道不消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   有宋一代,詞體發展蔚為大宗。南北宋三百年來,名家輩出,風格各異,倍極變化而又垂範後世。舉凡閨情、旅愁、親情、離思、交遊、國事、田園、隱逸,皆得以在詞中彰顯廣大,宋詞遂成為與「唐詩」並峙的又一座高峰。 ——康震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 © 2015 Chung Hwa Book Co. (H.K.) Ltd. All Rights Reserved.